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毒埃PWP]口腹之欲


“他对美味的东西会产生一种浓重的占有欲,比如他的巧克力球,比如埃迪.”

🍭Warning:

半公开式,限制gc,失jin

正文

.

外面的天色一暗下来就格外的冷,但是冰箱里已经没有零食了。

Eddie往自己头上扣了一顶帽子,又压低了帽沿,随意的塞点钱到自己口袋里,在大街上行走的时候他尽量靠着边走,以免他和Venom交流的时候过于像是自言自语而引发误会。

[我想吃东西]

冷不丁响起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okay,我正在往超市走,但是你看见了,我们没钱了,”Eddie又加了一句警告:“我们不能去抢东西,那是坏蛋干的事。”

黑色的黏腻液体先从他的帽子里探出一缕,很快大股的溢出来,从帽沿上倒挂下来巍然不动,像是被打翻的黑咖啡被定格了。

Eddie干咳了一声,他不喜欢太招摇,厚重的液体扭了一下,很快又渗进他的帽子里,但是Eddie感觉更糟糕了,因为毒液趴在他头顶,他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头发上沉甸甸的,应该把帽子顶起来了一个小帐篷。

他转头在蛋糕店的高大透明橱窗里照一下,借着路灯的微弱反光他看见自己顶个大高帽子,像个可笑的傻瓜,他刚想训斥几句,几串液体滴落下来凝聚成型,Venom伸出舌头舔了他一下,又很快融进他的身体里。

[我想吃那个,你看见了,不能装作没看见。]

Eddie只朝那个蛋糕塔的方向看了一眼,估摸了一下价格,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坚定的往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一大盒巧克力和法式长棍面包,他把巧克力递过去,自己对着长棍面包狠狠咬了一口,Venom吧唧吧唧吃巧克力的声音像是在嚼松脆的薄饼干,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Eddie刚在想自己投出去的简历到底还有没有效果,没有的话自己再多投几份,打零工也行,不然就要饿死了。

天啊。

他苦笑了一下,同时又在努力思考一个问题,他养的这个寄生虫吃了那么多甜食会不会越长越胖?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Venom就在他脑子里大声的纠正他,义正辞严的,仿佛自己是抓到罪犯的FBI探员。

[长胖个鬼,不许叫我寄生虫]

“你每天吃吃吃吃个不停就不会长胖吗?”Eddie停顿了一下选择转移话题,但是明显对方选择了不依不饶。

[我好饿好饿好饿]

Eddie把吃掉一半的法棍面包递过去:“好啦好啦,都给你。”他听见了咬松脆饼干的咯吱声,湿滑的液体从他的后背的尾椎滑过,敏感的地方被冰凉的东西触碰,轻微的痒意晕染上了半边身子,他微不可查的一抖。

[Eddie,我有点喜欢你了]
.

🍡点我就有好吃的

🍡上面装好吃的袋子如果漏掉了就戳我

🍭点我

Venom回复的声音很小,像是刚睡醒,这让Eddie联想到了炸薯球,冷兵器,和找不到家被淋透的小狗狗。

Venom一定是用这些东西做成的。

Eddie一边玩水,一边没好气的说:“才不在意你。”

然后他们大吵了一架,Venom气的要死,吵完之后气呼呼的拒绝理对方,可一觉睡醒之后Eddie正在揉着自己的眼睛和鼻子询问Venom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Venom则在他利落的切吐丝面包的时候煎蛋,煎培根,煎牛排。

Venom吃早餐的声音像是在吧唧吧唧的嚼薄脆饼干。

自己写稿子的书桌上摆满了他喜欢的零食,座椅后面还放了一个小靠枕,他写稿子的时候Venom会安安静静的趴在上面。

他所有的东西都沾染了这个共生体的气息,到这个份上已经不知道是自己挤进了Venom的生命,还是Venom挤进了自己零零碎碎的生活。

他们是特立独行的孤独者,幸好所有应该用孤独来偿还的东西他们可以用彼此来填补空白。

如同冥冥之中注定的伴侣。

跨越过一个星球的瀚海,等来了彼此的消息。

Eddie忽然叫他的名字:“Venom.”

[我在]

“我是你的了.”


评论(152)

热度(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