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星铁】The Chain(下)

Peter Quill / Tony Stark

1.破镜重圆
2.开车技术不好,各位看官不许嫌弃啦(*/ω\*)
3.呜呜呜星星王子太软了好想欺负他(我不是,我没有)

能接受的小可爱往下拉呀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那你来地球做什么?”

Quill哽了一下,推脱的话到嘴边忽然又转了一个弯:“来看看地球的星星,来看看你。”

Tony怔了半饷,连焦糖色的眼眸都变深了。

他说:“你先进来,我倒杯水给你。”

刚说完他就径直往厨房走,还用脚把推拉门带上了,一只手靠在柜台边,另一只手本想端起茶瓶的,但是他试了一次就又放下了。

他已经不想去压制微微发抖的右手,只是把目光定在光滑的大理石台面,努力保持冷静,他在等这种莫名其妙的酸涩情绪稳定下来。

他明明不是这样念旧的人。

可是有的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要一句话,就能把你愈合的,遗忘的,丢弃的种种,像独幕剧一样流水般唤醒给你看。

这个时候你才明白它不但没有褪色,反倒变成了最清晰的模样。

如同美人面上一层艳丽的浓妆。

Tony死死忍着,但在眨眼的瞬间有几滴晶莹的液体顺着眼睫滴落在台面上了。

该死的,谁喜欢半夜里看星星呢。

该死的爱情。

他本来已经放弃希望了。

也只有在Quill看不见的地方,他才肯泄出自己的软弱来。

他一点点收拾好情绪,把白水换成了色彩浓重的黑咖啡,还丢了两块方糖。

在他把咖啡端过去的时候Quill显的有些手足无措:“怎么这么久?”“煮咖啡啊,我要求很高的,”Tony的语气很淡,仿佛在叙述一件小事。“那你.....”“怎么了?”

“没什么,”Quill含糊着喝了一口:“就是太难喝了,该多加点糖,实在不行就兑点别的。”

“嗨嗨嗨,你少蹬鼻子上脸,我还有事,你带好你的玩具熊不许乱跑,”Tony穿上了外套,转身从衣架上取了一顶帽子,“我先走了,钥匙在床头柜上。”

还没等Quill回话,就听见门带上的声响。

走的太匆忙了。

Quill只叹了一口气,他没说,但他看见了Tony一直想遮掩的泛红的眼框,他抬手灌完了黑咖啡,只剩满心的苦涩。

他应该料的到的,这样的相见无异于雪上加霜。毕竟几个月前他们无法调和的矛盾,现在依旧无法调和。

Tony不能跟着他满宇宙跑,而他注定不能在地球上停留太久。

更何况,Tony多金又风流,他不过是他众多情事里最不起眼的一个。

不过是他一个人的执着。

那么他这样冒冒失失的跑回来,到底还在期望些什么呢?

当Tony回来的时候人不见了,他开始头疼的命令Jar去找人,得到的答案居然是在隔了几个区的郊外。

他想也没想开着车就去了,本来在宽阔的郊外他以为找个人很困难,结果隔着老远就看见了。

因为那架颜色红黄绿相间颜色夸张的银河飞船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只剩下半口气,在山脚下瘫着,成为一片色调和谐的山色里最无法抹去的败笔。

他走过去,发现Quill在驾驶室,他低咳了两声,Quill正在聚精会神的鼓捣方向盘,被低咳声吓了一跳,他一回头,Tony正好摘掉了自己的眼镜。

“你在这里搞什么?”Tony一边走一边想敲敲方向键,被Quill拦住了:“没什么,不过是有个零件出了问题,材质有点特殊,想来地球找个替换的芯片。”

“那你找着了吗?”

Quill耸耸肩:“没有,火箭去找了,还没回来。”他轻轻拍拍旁边的软座:“坐啊,别站着了,”又回头瞄了一眼停在外面的跑车:“你打算今晚回去吗?”

“对啊。”

“一个晚上的时间都没有?”

“嗯哼?你要做什么?”

Quill停了一会,小心翼翼的,生怕他回绝一样的说:“只留在这里一个晚上不会耽误你的。”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Quill深深呼吸了一下:“我想说,我想让你留在这里,”他在Tony面前微俯下身:“我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没等Tony开口应答,星爵幽深而墨绿的眼睛里透出孩子气的委屈:“我很想你。”

Tony心跳的厉害,躲过星爵的目光叹气道:“我总不能跟着你满宇宙的跑。”

“为什么不能呢?”

“因为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不可能因为一段感情就远走高飞,我有自己的责任和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以为谁都跟你一个外星人一样游手好闲?”

“那如果说,我一去不复返了呢?”

Tony的神色晦暗不明,他一字一顿道:“你已经这么做了。”

这句不轻不重的话仿佛给了Quill一个狠厉的耳光,他终于情绪激动起来:“那是因为你骗了我!你骗我说你喜欢我,我居然还相信了这种鬼话!”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我和那帮围绕在你旁边的那堆情人没什么两样,只要我走了,你第二天就会去酒吧找到一个新欢。

Tony扯掉了自己的领带甩在地上:“我骗你?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倒霉的骗子!你最好现在就滚蛋!”

我是有病,才会在你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去酒吧借酒浇愁。

“我是昏了头才会回来找你!”

“爱上你才是我昏了头!”

Quill又气又难过,他几乎是吼出来的一瞬间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是你对我说,你只会和我一个人看星星的!”

你说过的。

这样软弱的话让Tony整个心都碎了。

Quill把唇角抿的很紧,后退了几步,背对着Tony开口道:“当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呢?”

他停了一会想稳住情绪,如果再面对着Tony他估计此时哽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只能说给自己听:“有一次我出任务失败,在漆黑而冰冷的地方摸索半天,我几乎以为我要死在那儿了,但是我等到了星星点点的光,虽然微弱,但当时是我所有的希望。”

我偷偷而卑微的追求这种希望,正如追求你。

“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一个混日子的,油滑的,并无任何出彩之处的可怜人。

“我觉得我这一生都要这么苍白的过去了。

“该死的,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非常非常想,让自己足够的出色,出色到可以和你心安理得的在一起,出色到足以吸引你所有的目光。不然我老是担心你会不喜欢我,会丢下我,会讨厌我,会抛弃我,

“你就像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我琢磨不透,追也追不上,就到时候,你要我怎么办呢?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从没对一个人产生过如此深切,温柔,无法形容的恋慕和牵挂的感情。

以至迫切的想得到你的爱意,哪怕是零星的怜悯。

Quill把身子转过来,乌绿色的眼镜里湿的一塌糊涂,他吸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出来的话又倔强的很:““如果你现在不爱我,你以后就都不要爱我了。”

Tony没说话,只是温柔的上前搂住他,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颈窝里。

“其实害怕被抛弃的,一直是我。”

他顺势一点点的舔吻掉Quill沾在眼睫上透明的泪珠:“我喜欢你的,特别的喜欢。”

他们的呼吸交错,Quill把情绪稳定下来,他哑着嗓子道:“那你今晚不许走。”

“你看我这个样子,哪里像是要走的?”

[喜欢就点我]

没有翻不过的山

没有越不过的谷

没有我到不了的星河

只要你在那里。

——只要你,在那里。

毕竟你在的地方,皆是星辉斑斓。

评论(1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