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星铁】The Chain(上)

Peter Quill/Tony Stark

1.星星王子情话技能满分(*/ω\*)
2.下章开车,清水是不可能清水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清水的。
.
.
.
.
.
.
.
.
天上好看的星星那么多,也就只有你这一颗,是我的。

正文

“Quill,我们大概还是要去一趟地球。”

火箭浣熊几天前就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Quill始终沉默着没有表态。

他只好旧事重提:“你为什么不想去?”

星爵的嗓子干涩的厉害,只轻轻说了一句:“不是已经去过了吗?”

山达尔星球的天色慢慢黯淡下来,街边的路灯一盏盏泛起光明,几团棉花云已经飘摇很远了。

他不想去地球。

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兴高采烈的比划了自己最喜欢的一颗星星给最喜欢的人看。

他用力抹了一把眼睛。

骗子。

他和他生父伊戈一样,爱上了一个地球人,他还恍然记得伊戈在称呼他母亲“水百合”时的声调如同吟游诗人饱含甜蜜愁哀的吟咏。

难道这还有家族遗传?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迎着阳光一瞬间恍惚,就溺在焦糖色的眼睛里了。

他热烈的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纯情的像是个莽撞又执拗的少年。

谁料的到是一厢情愿?

这简直就像是一场易碎的梦。

他早该想到的,那个人温柔又多金,在情场里无往而不胜,怎么会看上自己?

他只能离开地球这片伤心地。

回到原来的飞船里的星爵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只是更加喜欢听歌,喝酒和没有章法的舞蹈。

在开怀大笑里总是可以麻醉令人心碎的疼痛。

更何况,没什么人是不可以用旋律磨灭的。

他一直以为是这样。

只是偶尔提起来的时候,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寂寞。

他和Tony的事别人还不知道,但是大家好像都对地球有特殊的好感,就喜欢没事就去逛一圈,他不能也不想扫兴。

他走到驾驶室拍拍浣熊,在浣熊期待的眼神里调整了飞行方向。

“看什么看,到时候我要吃上次的墨西哥烤肉卷。”Quill及时的补充道:“你掏钱。”

他们到达了一座不夜城,曼哈顿形形色色的酒吧是通宵达旦的好去处。

水晶灯光栩栩游弋在空气里,层层叠叠的淋漓上暧昧,旁边舞池里的低音炮搅合着萨克斯像旧时火车的汽笛声,飞溅出来的气息浓的化不开。

“我不是来买醉的。”

Tony避开喧嚷,挑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坐下,随意丢下一张钞票,“你看着调一杯,甜心.”

他兴致索然,不太想去应付宴会,只想喝一杯就走,沿路晃悠回去就好。

这份喧闹不属于他。

他不过是享受局外人的清醒。

向来精明的调酒师也不敢劝酒攀谈,掂量着只挑了几味甜口而度数低的,连翻酒的动作都轻了些许。

酒杯碰撞发出泠泠的声响,冰球入酒点染了大片细碎气泡。

他转过身去啜了一口酒,深蓝色的酒液翻覆着晶莹的光,显示出青涩的甜美来。

Tony端着杯子眼神乱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一个舞池旁边一个眼熟的身影,他有点慌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微型耳机戴好:“Jar?”耳边传来熟悉的金属音色令他微安心了一点:“At your service ,sir.”

在杂乱的光影交错下他只能看见一个剪影,但似乎和记忆中的相比清减了不少,他犹豫着要不要提那个人的名字,最终只是说了一句:“现在调查银河护卫队的走向 ,就现在。”

得到了答案后Tony仰头喝干了柯林斯酒杯里的液体,把半敞开的领口扣住,虽不算晚,但他想回去了,却是有点仓皇出逃的意味来。

他该怎么见这个人呢?

他们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关系了。

那个时候他的目光总是落在那个穿亮色长风衣的青年身上,气质真的挺特别,还喜欢蹦蹦跳跳,明明是三流的动作技巧,带点不正经的痞气,还偏偏是一副不涉世事的单纯模样。

那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幼稚鬼一样喜欢夜里爬到屋顶看什么星星,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光芒折射下亮闪闪的钻石。

他不是不动心的。

那时候他就想说一句,天上好看的星星那么多,也就只有你这一颗,是我的。

他犹豫了一下没说,总觉得太矫情,他又不是气盛热烈的年轻人。

倒是青年喜欢玩浪漫,逛过游乐园,送过带着晨露的玫瑰,只要出去转就给他寄无数张明信片,隔着重门花树,灯火阑珊,花体字很是潇洒,"Dear Tony"中的最后一个“y”的最后一笔的末尾画了长长的好像是无穷无尽的圆圈。

他再觉得幼稚,也是很珍惜的。

只是后来明信片还在,那个给他写信的青年不在了。

于是他那句特别想说出来的话也就消散了。

刚走了没一会儿,Jar就发现了他身后有个小尾巴,是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甩不掉,Tony听了也没多想,索性拐进一个偏暗的巷道,一只手摸索上了后腰的那把勃朗宁。

那个小尾巴倒是很沉默的跟上来了,借着路口黯淡的灯光,他看清了那件眼熟的长风衣,脑子几乎没过反应就脱口一声:“Quill !”

他不知道多久没有说出这个名字了,声音甚至掺杂了晦涩。

两个人缄默的站在暗巷里,好像都在等着对方开口,又好像真的只是无话可说。

地上散落的广告单子被风刮的连摔了好几个跟头,飘飘摇摇的跌在污泥里,起不来了。

Tony只好换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称呼:“星爵。”

他不知道这个略显疏远的礼貌让星爵的脸色顿时青白起来。

Quill低咳了一声,想了想终究也没有用敬语:“Tony.”

“嗯?”Tony从鼻子里哼出一个气音。

“你一个回去?”

Tony被问的有点莫名其妙:“是啊。”又恍然明白为什么星爵跑来当自己的尾巴了:“你怕我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天,你脑子里中病毒了吗?”

星爵怂了一下肩膀:“只是你酒量不济,我怕你走路上再摔一把。”

Tony没再反驳,拍拍 Quill示意让让路,侧身从狭窄的巷子回到灯火通明的步行街,这里本就离他的大厦不远,但是他多拐了个弯,绕到了自己名下另一所房产。

大厦里面还放着他们两个人挑过的物品摆件,林林总总的细枝末节,床头的月亮灯和抽屉里一沓略旧的明信片。

这些没来由的不想让人看见,或者说,不想让Quill看见。

Tony解了电子锁,叹了口气:“你进来,反正我这里也没人,先歇着。”

Quill从口袋掏出一根烟,在打火的时候含糊不清道:“我又不是穷光蛋。”

“那你来地球做什么?”

Quill哽了一下,推脱的话到嘴边忽然又转了一个弯:“来看看地球的星星,来看看你。”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