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党,

我不是共产党,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但我是新教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牧师。1945年


我也不能总是沉默。

我不需要道学先生的说教,不需要少数服从多数的条例。

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是最温暖的爱情。





paradox:

不能被屏蔽堵住的嘴

(开放转载,不用询问)

评论(1)

热度(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