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ABO[贾尼/虫铁]Rainy Day  2

注:

1.大型修罗场

2.铁罐和小虫的第一次见面(づ◡ど)
  走小虫的剧情线

3.前情回顾点这里:

[Chapter 1-n17]

4.如果能接受,

Here we go.

Chapter 2.

Wayne家的庄园外景有他喜欢的高大绿植,他在车里不禁多看了两眼,认真开车的Jarvis看了一眼后视镜,在拉手刹的时候咳了一声:“喜欢的话,明天叫人移栽一点这种红枫好不好?”“嗯?”

Jarvis稳当的停了车,替Tony拉开车门,Tony伸手拍拍他的肩:“开车的时候你在看路还是看我?”话虽是风凉,神色里倒有几分愉悦,Jarvis拉过那只手握住,水蓝色的眼睛里掺了亮粉一样,明亮又真诚:“看路不过是一时的,有尽,看您是一世的,不息。”

这样近乎爱恋的目光让Tony有些晃神。

这几天的发情期他过的热烈又快意,但等到稍微清醒点,他就知道自己干的有多出格,仗着无底线的纵容,他诱惑了这位金发alpha。

这是他的管家,他的秘书,他的私人助理,他的,一切。

他不知道英国人这么会说情话,毕竟罗曼蒂克式的花哨一向是法国人的专场,就像他不知道以后要拿什么样的身份与这位好管家相处一样。

在他回神的时候已然进了金马玉堂的宴厅,隔老远他就看见了这场宴会的主人,Bruce一身黑色正装,礼貌的过来同他打了招呼,Tony虽然倒腾军火,与韦恩科技也有商业往来,无奈隔行如隔山,鞭长莫及,实在无甚个人私交,在握手的时候他注意到了Bruce镶金边的袖口上靛蓝色家徽。

韦恩家的独子在家族事业上花了很大心思去整治,眉宇间透出温润的气质,所幸能力很是不差,手段也了得。 “好久不见,”Bruce拿过侍应生盘子里的香槟递一杯过去,“我听赌场的朋友说你一个多星期没去玩两把了,”Tony挂了清汤寡水的表情默然的在听,Wayne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Jarvis,半开玩笑道:“你是收了手还是信了教?打算喝粥了?”

屁咧,我在家里蹲了一星期,被该死的发情期折磨到现在都头疼,腰疼,哪里都疼。

“啊,”Tony打了个哈欠,他一向嘴上不把门:“我开了一个星期的Sex趴体,下次,下次一定请你来。”

“不了不了不了,”Bruce揶揄道,“Jarvis老兄没把你管死都算你运气,”他低咳了两声,目光移到在白色长桌上认认真真吃司康饼的青年:“我养了一只小仓鼠。”

Tony了然,但他存了心想见见这只小仓鼠,毕竟韦恩家的少爷不是谁都能拿下的:“带我去认识认识?”

Bruce刚想搭话又有下属找他,似乎是汇报什么情况,他只好欠身表示失陪:“那么下次吧,定了。”

Tony点点头,想了个理由支走了Jarvis,那只小仓鼠嘎吱嘎吱咬司康饼的样子让他的甜食瘾上来了,他想去拿糕点盘子里的甜甜圈,Jarvis永远不会让他吃太多甜食。

淋上草莓果酱和糖针的甜甜圈在勾引他。

Tony拿了银叉毫不客气的戳上了甜甜圈,在一旁取酒的侍应生却不小心碰翻了离他最近的半杯水。

他穿的是深灰色的衣服,他反应还算快,却依旧被泼了个正着,水渍还是明显的,那个玻璃杯在桌子上滚了几圈还不安生,咕噜噜的想掉下去,Tony在它滚到地上碎裂之前捞住了它。

年轻的侍应生似乎是新来的,黑色的小领结打的有些生硬,他好像被吓住了,可是动作却利落,抽了干爽的手帕擦拭被打湿的衣服下摆。

Tony任凭他摆弄自己的衣服:“新来的?”“嗯。”“你叫什么?”“Peter,”他又小声的加上一句:“Peter Parker.”

Tony没察觉到西装里衬的扣眼里被侍应生别上了一个小玩意。

青年紧张又乖巧的模样取悦了Tony,他把青年拉起来:“衣服而已,没有关系的,”他又不着痕迹的拍掉Peter左肩上的浮灰,“不过被你一弄,我看中的甜甜圈被别人拿跑了,你说怎么办?”

青年又紧张起来,语气里带着微弱的请求:“我没什么钱,也赔不起,那么,我请您吃可以吗?”棕栗色的眼睛里倒满了做错事的慌乱,像是一只小心翼翼的鹿。

Tony刚想接话,余光里看见了腰上别着枪的一批人用检测器扫过一位服务生的口袋。

他抬手示意peter别乱走,按响了微型耳机里与Jarvis的远程通话:“这,搞什么?”“据说韦恩存在电脑里的新式科技的原样图纸被窃了,备份也删的利落。”

“什么时候的事情?”

“二十分钟前,sir。”Jarvis语调很稳:“韦恩先生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就封锁了庄园,外墙上有十二挺机枪,估计那人没走掉,还在这里。”

Tony有些无奈:“没用的。”

倘若来取,怎么可能不安排后路。

这里大部分人还是政要,政府中人办事,往往比商界的更毒辣,更叫你动弹不得,谁敢查他们的底?

他理了理衣领,后颈的腺体又开始隐隐作痛,万一自己的信息素再漏出来,想到这里Tony简直近乎痛恨了。

他没通知Jarvis就想去透透气,出去的时候有人伸手拦,脾气再好的人也架不住这样的盘问,站的笔挺的人冷冷的问:“你要查我么?”

拿着检测器的人脸色发灰却不肯退步,他索性摘了眼镜,语气更加冷漠:“那你查。”

“不敢当,”说话的检查员有些讪讪的退开路:“命令所在,不敢不从。”

Tony只略微点了点头。

他这么到处乱晃,Jarvis会找过来的吧。

那就多晃一会好了。

他晃悠到了庄园的后院,栩栩游弋的音乐渐远,晚风蕴凉的流过来灌了一袖子,他绕到了红枫树下停了一会,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燃了一支烟,橙色的火点在树影斑驳下忽明忽暗,不停的一点点吞吃烟草,淡淡的烟雾刚冒出来就被风打散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等候谁。

可惜了这个不冷不热的初秋。

有人在他身后喊他:“sir!”他以为是他的好好先生,一种开对奖的愉悦瞬间击中了他,心底埋的厚厚的不安似乎轻松了不少。他直接用坚硬的皮鞋底碾灭了余烟:“我在,我在想以前的事,你还记不记得年前那个在商业谈判桌上被我气的不轻的老古板?”说到这他又忍不住的笑起来,那副想说话又被呛的说不出来的模样他现在还颇有印象。

身后那人语气中带着不确定的试探:“您到这个地方来想事情?”

“Oh kid,”一听声音他就知道不对劲,花花公子连忙转身:“抱歉,我之前说的,那是我认错了人,”Tony的声音有些模糊:“我以为,我以为你是,”

“嗯?”

不是Jarvis,他认错了人。

刚才咕嘟咕嘟有些高兴的冒泡的情绪像是交响曲演奏了一个突兀的休止符,所有的微妙情绪一下子就断了生。

他顿时低落下来,浓重的夜色淹没了他,却偏偏还要显出无懈可击的样子。

“换个称呼,叫我Tony.”

Peter来了有一会了,本来是想拿了东西就走的,总部还在等他,但是现在.......他耸耸肩,没料到这位在西装外还搭了一件压风的长外套。

“我过了检查,他们就直接放我出来了,您现在是要走了么?”“啊?”“我要请您吃甜甜圈的。”

Tony一脸严肃:“我才不用你请。”他没料到自己的玩笑话被人这么轻易的当了真。

“我的摩托已经在门口了。”

我才不去,甜甜圈算什么东西。

然而他在下一秒就坐上了摩托。

Tony重重的咬了一口甜甜圈,又低头喝了一口热咖啡,很快消灭掉了甜点。他拉着Peter心满意足的从面包店里出来。

“Mr.Stark.”他们经过了一个窄巷子,Peter绕到了他面前:“您是alpha?omega?”

“alpha,怎么了?”虽然现在不是,但他坚决不要承认。

下一秒他被Peter推到窄巷的墙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个大团子抱了满怀,青年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里环过了他的腰,亲昵的蹭蹭他的下巴。

“您现在闻上去像是一块融化的布朗尼蛋糕。”

Peter柔软的卷毛蹭的他有点痒,Tony也感受到了Peter的信息素,没有那么大的压迫感,倒像新鲜出炉的全麦面包,这种偏暖意的信息素他一点都不讨厌。

他凑过去吻了一下Peter的额头,得到回应的年轻人更加热切的拥吻过去,一只手解了他的外衣扣子往里面的衣料摸过去,Tony及时的制止了。

年轻人还黏黏糊糊的拽了他衣角不肯放:“你不是亲我了吗?”“只是想感谢你一下,Kid,我们才没有那么熟。”

“好吧。”Peter往后退了一步,抿了抿唇,他的表情被暗影埋藏了一大半:“那你会再来找我吗?”小心翼翼的语气让Tony本想拒绝的话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就改了台词:“会的。”

Peter手忙脚乱的掏出一张名片塞进他最靠里面的口袋里,又帮他把外套的扣子一颗颗扣好。

“再见啦,Mr. Stark.”

Tony把外衣裹的更紧了一点,眼见着年轻人的身影在拐过一个路口彻底消失,他这才放心的走回去。

Peter在下一个街头没等多久一辆宾利就停在他面前,他的同事替他拉了车门。

“怎么这么晚?我们已经在这个街口绕了五圈。”“没办法,我遇见了一位,”他想了想找了词来形容,“喜欢吃甜食的乖兔子。”Peter掂了惦手心里的微型芯片重新装到了磁卡里,这是他拥抱Tony时从衣服的扣眼里拿出来的。

他对自己扮演的角色定位向来拿捏得当。

他拨通了等待已久的电话:“对,现在图纸在我手里,就这一份,备份我已经永久删除。”

“换句话说,韦恩那边的研发部要想批量生产还要一段时间,能不能抢先向市场投放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还有我们的分成,”Peter冷冷的说:“要么四六分,要么你滚蛋。”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