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贾尼]Sugar

预警:

1.老贾略黑化,不过还是很温柔的
2.一发完,必开车。




正文

“For you sir,always.”

Jarvis倾倒了一杯色泽明艳的果汁,不多不少刚好卡在玻璃杯最高的刻度线,里面有橙子和雪梨的清甜。

他理了理自己的袖口,俯下身把先生的领带认认真真的打完半温莎结,然后把酒红色里衬领子翻过来,别好宝蓝色的领带夹,顺手拂掉后肩的几缕折痕。

一点一点细致而繁琐,可他从不觉得厌倦,手指摸索着滑到后腰处甚至有点缱绻的意味。

他知道先生怕痒,Jarvis忍不住微笑。

那是他的sir,就站在他面前不到五厘米的距离任他摆弄,以至于他一低头就可以吻到鬓发。

他的sir有玫瑰松子糖的甜美。

实在很想把这个人抱在怀里揉一揉。

他微抬起下巴,后退了两步又打量了sir一遍,一双向来冷漠的冰蓝色眼睛里浮上一抹清浅的笑意。

Tony被打量的有点不自在:“Jar?”

“我很赞赏您挑衣服的眼光,sir.”Jarvis转身把果汁递过去:“您喝完就走,车已经备好了。”他的sir有点不情不愿的靠在书柜上摆出一副“我要死了”的样子,不肯挪动屁股一下:“Jar,你有实体之后就管的更严了,这什么毛病?要不要daddy给你重设程序?”

Jarvis已经打开了后车门:“如果那样的话,我担心您的甜甜圈数量又要减一个了,”他不轻不重的提醒:“离晚宴还有十五分钟,sir.”

Mr.Stark立刻喝掉了那杯该死的果汁。

Jarvis开车一向很稳,下车的时候甚至给了一个过于谦恭的扶靠,跟在Tony的身后低声提醒注意一下脚边的楼梯和门槛。

金碧辉煌的大厅欢声嘈杂肆意横流,萨克斯的音符低浮在空气里,伴着躁动的鼓点漫游,优雅迷离的钢琴曲旁逸斜出。

舞池里翩翩美人的丝绸裙摆摇曳,仿佛下一秒就会缠绕上贵族公子的脚踝。钻石珠宝映衬了水晶灯的明亮,古龙水和雪茄的气息搅合上升,熏染了星辉斑斓里白色蔷薇的香气。

他从侍者手里挑了一杯冒着细碎气泡的香槟转送给Tony:“sir,我去排查可疑人员,祝您玩的尽兴。”

Tony含糊的应了一声,没走半步又转回来把人拉住,焦糖色的眼睛里藏不住的坏笑,略带不正经的口气:“帮daddy吹个骰子再走?”

Jarvis半倚在顶楼的玻璃扶手旁,实时监控了每一个角落,还顺手改了安保系统的操作运行。

他俯视所有,也掌控所有。

他知道此时sir的手机响了,他也知道是什么人打来的想做什么。在未接起前先转接到自己手里:“Mr.stark,目前关于史塔克工业的股权在被人大幅收购....”Jarvis直接打断了来人的话:“抱歉,sir 现在很忙,不宜谈工作。”

他抬手看看表估计一下时间,大约在今天后半夜,收购工作可以收尾了。

他不是叛徒。

只是,太想得到这个人了。

Jarvis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里带来麻醉性的放松,微苦而清冷,亦如他埋藏许久的感情。

我如此爱您,除非昼夜颠倒。

我的爱意永远不会停止。

但是理智告诉他,他永远不会成为唯一的伴侣,他的sir可以在任何地点挥金如土风流一夜。

他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他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非常想,非常想得到一个人的爱。

当他还没有实体的时候,它只是一个系统,一个只为sir存在的东西,只知道人的感情充满着不符逻辑的冲突,甚至无法用系统算法来运行。

神说,爱恨之前,万物生长。

在一片深远如瀚海的迷雾里,他费尽力气只找到一双焦糖色的眼睛。

只因您,我才尝到爱上的欢愉,不可得的煎熬,迷恋的痛苦,和无休无止的占有欲。

sir说,爱情是苦的,持续越长,只会让所有的甜蜜变成痛苦的回忆,最后再变为自己永远不想触碰的东西,永远不如艳遇风流来的漂亮利落,永无后患。

可是,可是——

我愿意承担下您所有的不安与痛苦,因为我,我,我特别的想爱您。

我等不及了。

Tony是第二天下午才接到的消息,昨晚又玩大了,宿醉带来的头疼折腾的他到现在都有点虚弱,他陷进柔软的沙发里,看着圆木桌上Jarvis送来的一杯牛奶,热气一缕一缕冒上来,飘飘渺渺总是不真切。

这个桌子昨天还是玻璃的,今天圆滑的一个略锋利的边角都看不见。

他半哑着声音开口:“Jar?”

“At your service ,sir.”

Tony沉默了一阵没说话。

他能说什么呢?眼前的人是他尤其信任而喜欢的,他的身高,眼瞳,类似白俄罗斯人的淡金色卷发,细心而能干,都是他的杰作,这样一个AI够他喜欢一辈子。

他随手把一叠资料撂在地上:“我真是为你骄傲,我的管家把科技研发中心的那帮老狐狸都逼的松了口,”他被自己人背叛,被人拿走家业,屏蔽消息,连来去的自由都被限制,换做别人早就气的无名火起,站起来一脚踹翻眼前的桌子,但他没有,他的目光游移到那杯牛奶上,不用尝也知道Jar加了他喜欢的三勺半蜂蜜,他轻叹了一口气:“你想做什么呢?”

“只是分担您的工作.”

“那为什么换掉玻璃,更改门禁系统?”Tony加重了语气:“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你处心积虑把我限制在这个房子里,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他的管家把领口拽开了一点,动作依旧儒雅:“我想做您昨晚做的事情,很久之前就这么想了,sir.”他无视了先生有点发青的脸色,将欲望灌注到彬彬有礼中去:“请您赐予我这样的荣幸。”

“你做什么?Jarvis! 放手!我说放手!”

“别乱动,您一定不想让一些老部下明天就接到解聘书,他们除了史塔克工业,没地方可去的,您信不信?”

Jarvis微侧了脸,神情冰冷:“还有Pepper小姐,她带了人想见您,我已经派人去交涉了,至于结果,”他止住了话头,一只手从腰侧往下游移,碰到了sir的冰凉的金属皮带扣:“您怎么看呢?”

[喜欢就点我]

评论(5)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