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锤基]克罗地亚狂想曲(中)

注:
1.双向暗恋,爱而不可及,虽然有点疼痛。
2.接着开车,能接受的小可爱往下看(∼‾▽‾)→

当他醒来时,被困在一个梦里。

在雾气腾升的飘渺中他看见久违的阳光洒下一地的碎金,脚下的皲裂黄土扯出一绺嫩绿,洁白的鸽子在悠闲的漫步。

还有自己的医室里桌子边那瓶花的叶子上闪着晶莹亮光的晨露,划过一道清亮的水痕,滴在人工湖里。

于是水中影影绰绰的倒影碎了。

窗外又淙淙的降下雨来。

loki半眯着眼睛,显出很疲倦的样子来。

他清醒时没看见Thor,昨夜的情事让他腰背酸软的要命,下地的一瞬有很强的失重感,他还来没来得及反应就摔在地上。

真真是狼狈不堪。

他听见Thor的脚步声从客厅传过来,他想赶在Thor来之前站起来,操之过急的动作差点又让他摔一下——幸而Thor把他捞回自己的怀里,扶到一边站稳,冷冷的说:“在床上多躺一时不会死的,Doctor.”

Loki聪明的保持了沉默,下唇抿的很紧

Thor低咳了一下,清清嗓子:“我出去一趟,你不就是要留着几个人的命么,”他停了一下,语气里带了嘲讽:“看在昨晚你这么努力的份上。”

但Thor回来的时候人却不见了。

loki回忆说,当时只知道自己大约被抓去了毒气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被放回来了。

女医师轻声问:“你真的不知道?”

loki没回应,也不能回应,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观察旁人的反应就知道Thor当时发了多大的火,据说还拿枪抵上了另一位军官的脑袋。

善于察言观色的女医师适时的换了一个话题:“然后呢?”

没有什么然后,日子平淡如流水,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军官的宅子,当他的私人医生,没有人敢有异议,Thor也只是派几个人盯着他。他再没有什么逃出去的幻想,那时候其它军官已经在站在高台上把底下的犹太奴隶当移动的活靶子消遣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loki只当自己已经是个半死之人,不知还有多少日子可活。

早上有一个很活泼的孩子跑来给他送报纸,恭敬里又带着调皮:“好医生,你看我都给你送报纸了——”这个孩子一边说一边往桌子上的糖果瞟,那种有朝气的生命力感染了他,loki拿了几颗递过去,伸手揉乱了这个孩子的卷发,唇边勾起很浅的梨涡,他低笑道:“明天你来,我还有。”那个孩子乖巧的点头:“好呀好呀好呀。”loki又忍不住笑,他难得真正高兴一回,就像一潭快要干涸的死水里飞落了一只浅碧的蜻蜓。

就算是轻点了一下水面,漾起一圈波纹也足以宽慰了。

下午德国佬到了一批货,药品是新制的,他去查验前左边手肘处夹了一本专著以便查阅,眼神不经意掠过一个土堆——又有人去天堂报道了。loki没有在意就往前走,不过两三步他又退回来 ,俯下身去又去仔细看了一遍,刹然脸白如纸,那本厚的跟砖头一样的专著生硬的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个大兵走过来询问催促,loki用尽气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一边语气四平八稳说没什么,一边俯拾起书,借弯腰的空拈起浅埋在土里的几粒糖。但在看不见的角度,他的手抖得厉害。

明天那个孩子不会再来送报纸了。

他去查验的时候依旧风度不减的和人交谈,带着谦卑和虚伪。

loki没回自己的屋子,他去了Thor的酒窖,德国在这方面从不亏待他的士兵。

他随手拎起来一瓶朗姆酒就往胃里灌,他只恨不得被这些冰冷辛辣的液体埋没。

他看见周围云雾袅袅,缓缓缭绕到水晶灯上的蜡烛,晕染的烛火都模糊起来,一切都熏熏然昏沉欲睡,酒精在一点点挥发,胃里泛着灼烧感。

他的太阳穴开始疼了。

没喝醉过的医生对这种酒精腾升的感觉很陌生,太阳穴越来越疼,眼前的景物出现了重影,像毛玻璃一样的模糊。

他不得不顺势靠在粗粝的墙上,呼吸有点紊乱,他索性顺着墙滑下去。

他感觉到从没有过的虚弱。

灰暗的地下室里水晶灯折射出明暗波磔,多漂亮的烛火。

在迷迷蒙蒙中,他抬起手半遮住了光明和自己不停掉眼泪的眼睛。

一个凄美而苍凉的手势。

喜欢就点我:可以点我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