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麦夏]圣诞礼物7

“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你,那么无论这个世界有多生机勃勃,在他眼里不过一片腐朽荒漠”

chapter.7

夏洛克居高临下的目光里带着挑衅的意味,“别自作聪明”,听听,这句话让他很不愉快的想到年少时麦考夫时常称呼他为小笨蛋,于是他手上压制的力度更狠:“现在动弹不得的人是你,麦考夫”

被挟制的政府不由得痛哼出声,长期坐公关的自然比不上到处翻墙破案的身手,但他就是不想示弱,他眼光一向很准,Sherly玩不过那个老狐狸。

在一旁干站着的军医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伸手拉开夏洛克,把掉落在地板上的雨伞捡起来交还给麦考夫,“算了吧,Mycroft,你先离开.”

大英政府安静的带上了门。

华生拍拍夏洛克的肩,咳嗽了一声:“夏洛克,我们有什么计划吗?”

侦探先生沉思了一下,要想找到那些该死的私人信件,总归要去阿普多或者马格努森的私人办公室才好。

晚上他凭借交情,从马格努森的私人助理那里骗来了识别卡,带着华生从电梯直达办公室,半个来阻止他的人影都没有,夏洛克直觉不对劲,他让华生先检查书柜,自己上了二楼。

然后,没有然后,他中枪了。

开枪的人是华生的新婚妻子,玛丽。

他早该知道玛丽的身份不简单,此时玛丽闯进来估计也是因为马格努森手上有她的私人资料。

他躺着手术台上,思想又一次回到熟悉的记忆宫殿,他必须要活下来,玛丽的身份不明,华生还不知道怎么样了,父母刚探问过他的安全,不久前他还气走了麦考夫,连句道歉还没来得及说。

游戏还没有结束。

他挣扎着醒过来,很辛苦的醒过来了。

时光流转的枫叶红了又落,天光比一年前更加惨淡,风势依旧不减,街道上飘出火鸡的焦香。

这个圣诞比以往要热闹许多,夏洛克的父母为了庆祝夏洛克成功出院,特地邀请了华生一家和几个朋友。

大英政府和夏洛克在门口偷着抽烟,毕竟伦敦是雾都还在禁烟,难得有个空闲,谁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他们两个在抽烟时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这么说华生他们和解了?嗯,看来婚姻将会非常完美.”

“华生就是那样的人,你知道他脾气有多好”

麦考夫不置可否,接着说,

“我这有份工作需要你婉拒一下”

“是什么?”

“军情五处的,那边的情报局打算让你去东欧干个卧底,给我推掉他,我想六个月左右,就会要你的命.”

“我以为你会很乐意让我去的.”

“差点就想了”

麦考夫把烟扔掉地上,用皮鞋碾灭:“这种烟我还是不怎么习惯。”

夏洛克看了他一眼:“你需要低焦油的,这么多年了还是像个新手,”夏洛克抽了一口接着说,“下次我会准备低焦油的,送给你。”

麦考夫走到门口,像是知道了些什么,转身回来说:“并且,你的失落会让我心碎.”夏洛克猝不及防的咳嗽起来:“什么情况,你说这个让我怎么接呢?”“圣诞快乐?”“得了吧,你讨厌圣诞节.”

麦考夫叹了口气:“是挺讨厌,或许是因为我的潘趣酒里有什么东西吧.”夏洛克知道自己的把戏被看穿了,他哥哥永远这么聪明,他立刻说:“喝多点没准就好了”

麦考夫只好回去又喝了一口,他猜到了他弟弟不想放过马格努森那个案子,马格努森太过精明,又掌握着无数人的秘密,但谁都不好动手除掉他。

要想捞大鱼,得有一个诱惑力十足的鱼饵。

他就挺合适,毕竟他是整个英国最有权力的人,他随身带的电脑里面掌控着整个帝国。

麦考夫有点郁闷,这个圣诞节他连个礼物都没有,反倒成为了别人的礼物,但他不想让他弟弟失望,更何况可以借此捞一把。

等到他悠哉悠哉的赶到阿普多,打算以买卖国家机密罪逮捕马格努森,顺便搜查那个装满了不该有秘密的阿普多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声枪响。

马格努森当场死亡。

他不明白,始终不明白,那个干起杀人勾当这么蠢的事情,怎么会是夏洛克?

杀人,要偿命的。

按照一贯的“废物利用”的制度,夏洛克要被送到东欧去完成那个该死的卧底工作,反正别人看他已是个死人。

命令下来,即刻动身。

这是一场明确知道结局的旅程,毫无悬念。

两个人心里都异常清楚,这是最后一面。

麦考夫大概推测出夏洛克开枪的动机,但他没有任何办法,亲属避嫌,任你权力通天,没有任何可商议的余地。

空气仿佛凝固一般,只剩下壁炉里烧焦木炭的哔剥声。

麦考夫站在落地窗前,摩挲骨节分明的黑伞柄。

夏洛克敲了敲门,没等到回应就走进来坐在床头,一把拽开自己的领口,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带着无所谓的语调:“我明天就走了,那么今晚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今天可是圣诞节耶,brother dear.”

[喜欢就点我]

注:

1.车技不好不许嫌弃哦,祝食用愉快啦啦啦啦

2.希望以后感情戏写的再细致一点,我会加油哒!

3.还是觉得国家欠我一个麦考夫哼唧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