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麦夏]圣诞礼物6

“他还记得昨晚麦考夫拿一条毛绒毯子小心的裹住他,让他缩在自己怀里,令人缱绻的温度。麦考夫缓慢的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近乎奇异的温柔。

     还有今早那杯咖啡的微苦和浓香。

     夏洛克生出一种被哄骗的错觉。”

chapter.6

“这么晚了,回去睡觉,嗯?”麦考夫声音很轻,他保证夏洛克听见了。

但是年轻的侦探先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有些怕冷一样的更紧的窝在他怀里,很安静。麦考夫侧身一把拽出沙发枕头下的厚厚的毯子给夏洛克裹成一个球,“还冷吗?”麦考夫还调整了姿势让怀里的人靠的更舒服一点,“你先睡,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麦考夫只能选择延迟处理军事文件,他得等到夏洛克睡着以后,他舍不得让他的小卷毛一个人待着。

麦考夫想让他的sherly更温暖一点。

于是Sherlock很暖和的睡到大天亮,等他起来的时候,麦考夫已经在书桌上处理完文件了,此刻他正悠闲的看报纸。夏洛克拍拍衣服,晃悠到哥哥面前。他的兄长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带着英国老牌绅士的优雅,端起咖啡道:“Good morning.”夏洛克俯下身,手都没抬一下,低头凑上去凑上去喝了一大口麦考夫的咖啡,还舔掉了唇角的残渍,“Hello,brother dear”

麦考夫呆了一秒,放下手里的报纸,面色不变的接着喝了一口,干咳了一下:“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Sherlock.”“嗯,或许不久之后我就有一个新案子了.”“哦?”麦考夫投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OK,”侦探先生开始卖关子了,“我要去找John了,byebye.”

华生此时在家修剪草坪,本来玛丽坚持要自己修,但是她已经被检查出怀孕了。军医很乐意承担这个任务,在他刚咔嚓掉多余的枝叶时,手机响了,他收到一条短信。

“我急需你的帮助,性命攸关.S.H.”

华生丢了剪刀就往贝克街跑,生怕迟一秒某人身上就会丢什么零件。

当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推开门,看见身子靠在椅子里,腿翘在桌子上,一脸淡定的戳电脑,屁事没有的顾问侦探,以为是在做梦。

夏洛克从椅子上挪下来,把电脑转了一个方向:“查尔斯.奥古斯都.马格努森,公开身份是几家著名报纸的生产商,暗地里收集了许多政界商界精英的敏感资料和丑闻用以威胁利用,他就是深海的鲨鱼,缄默着追寻血液而来,强大而掌控全局,他存放大量资料的地方在郊外,拥有全方位安保系统,只要这个地方存在一天,任何人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名叫,阿普多。”

华生显然还在气愤中:“这算什么性命攸关!”

“他想要一个人的命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John.”

“他碾死你了吗?”

“没有,但我的委托人快死了.”

“委托人?”

“伊丽莎白.斯莫尔伍德夫人,你或许听过这个名字,她是内阁阁员,首相咨询顾问之一。”

“那看来这个什么马格努森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当然。”

“他在哪里?”

夏洛克停顿了一下静听门外的动静,眼光斜瞟了一眼窗户,低声道:“就这里.”

门应声而开,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先进来反复检查了有没有武器枪械,而后一个身材颀长,衣装严整,面色冰冷的中年人踱步进来,在厚厚的镜片下眼神略显停滞,带着上位者的冷漠与讥诮开口:“不请自来,别介意.”

夏洛克反应很快:“我以为我们会在正式的办公室见面.”这里不欢迎你,我非常介意。

“我没过问你的意见,我就挺喜欢在这里见面的,Mr.Holmes”

“那么您是否接受我作为一个调解人来要回伊丽莎白夫人的私密信件呢?”

“这的装修和后厨实在不怎么样,浴室你看过吗?”

“咳咳,我是说,您是否接受我作为一个调解人,”夏洛克对于明显的无视加重了语气,“来要回私人信件呢?”

“哦,是斯莫尔伍德夫人,我挺喜欢她,难得有一点骨气的英国人,”马格努森站起来,再一次打量了这个房间,眼神淡漠而锋利,“你要知道,英国人向来很有礼貌,礼貌到你想做什么事都可以,而他们只会不停的道歉 ,”他绕到夏洛克身后的壁炉,“强大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培养皿,不过是食草动物。”马格努森的声线里只有轻蔑和不耐烦,“他们会低着头,任你做什么都不出来阻止你,就像现在,”他撩开大衣,对着壁炉解开了西装裤上的皮带扣,布料的摩擦声和裤子拉链滑动的声音几乎刺耳,马格努森轻哼了一下。

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华生震惊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等他反应过来想动作的时候被夏洛克的眼神制止,那两个西装革履的保镖有枪。

马格努森结束了他的动作,慢条斯理的拉上了拉链,继续道:“就是这么容易的,当我发现的时候,我就想对一个国家这么做了,大英帝国么”他嗤笑出一个气音,随手抽了一张餐巾纸擦拭手,顺手丢在地上,就像丢在自家的垃圾桶里。

“关于信件问题,你得让斯莫尔伍德夫人失望了,我还想留着看看,挺好玩.”他稍微欠了欠身,冠冕堂皇的离开了。

“Oh my god!!!”

华生呆立在一旁,半饷才发出尾音特别长的感叹,“他刚才做了一件非常极品的事,Sherlock.”“我不瞎,John”

马格努森来访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麦考夫这里,麦考夫想起了今天早上夏洛克说的一个案子,他决定去提醒一下自己的弟弟,这个人城府极深,和许多名流官员有私交,Sherly很可能玩不过他。

“这么说你打算管马格努森的事了?”面对兄长的质问,夏洛克非常的不爽,今天已经有两个人不请自来了,他没好气道:“对,我管定了。”“你最好放弃,Sherlock,马格努森是在英国政府保护之下,你捍不动他。当你和马格努森作对,最后你会发现你在和我过不去。”

和你过不去!

有没有搞错哎我才是你弟弟!

你居然帮一个外人说话,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无耻之徒几分钟前甚至把我的壁炉当厕所用!

侦探先生气的头顶冒烟,但面上一点都不显。

他还记得昨晚麦考夫拿一条毛绒毯子小心的裹住他,让他缩在自己怀里,令人缱绻的温度。麦考夫缓慢的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近乎奇异的温柔。

还有今早那杯咖啡的微苦和浓香。

夏洛克生出一种被哄骗的错觉。

他倔强道:“我不!”

大英政府轻叹了一声,接着说:“这可非常不明智,”他站起来拎起自己的雨伞,“别自作聪明,Sherlock.”

在麦考夫起身离开沙发前夏洛克眼疾手快的伸手重重的把麦考夫按回去,用膝盖抵住自家兄长的胸膛,语气很不好:“自作聪明?”夏洛克俯下身,一只手按在他肩处,“你就是这么看我的?brother mine?”

注:
1.哎,过渡终于写好啦(伸个懒腰先),下一章走链接,老司机带你飙车带你飞.
2.我觉得国家欠我一个麦考夫一样的哥哥⊙▽⊙
3.元宵节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记得吃圆滚滚热乎乎软绵绵的大汤圆!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