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麦夏]圣诞礼物(五)

    “侦探先生换下礼服,拿起了自己的大衣,轻手轻脚的带上了门。这份喧闹吵嚷不属于他,他从头至尾,不过是个局外人。

      他目前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表演谢幕了”

chapter.5

麦考夫亲自去了一趟221B,根据情报,有一个秘密恐怖组织将发动攻击。

“我们的特工拿生命换来的这一条线索,Sherlock,你用心点”麦考夫的语气冰冷,目光微斜了一下棋盘,落子。

“因为恐怖组织他们本来就是干这行的,就像水泥匠随时准备去粉刷墙一样,”夏洛克带着惯有的嘲讽,直视着麦考夫,也只是不经意扫了一眼棋局:“该你了.”

“那么你目前有什么线索呢?”

“没有,”夏洛克继续落子的手停了一停,他带上一点愉悦:“不过,你要相信我啊,麦考夫,我会为你找到的.”

这句话明显取悦了自己的兄长。

放松很多的麦考夫在落子的瞬间就后悔了:“惨了.”“耶!我赢了.”

夏洛克此时可以算的上得意洋洋。

大英政府心里一片愁云惨雾。

他就知道他的sherly不会这么轻易说软话,绝对有目的。

但他也知道,不论什么目的,他都会对sherly心软,更何况一盘棋。

眼见兄弟俩个互相“伤害”个没完,哈德森太太及时端茶过来了:“我还可以看见他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这简直太好了,对吧,Mr.Holmes.”“当然,我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的喜悦”麦考夫很快的接话,但夏洛克立马反驳道,“你肯定没有.”

麦考夫就知道夏洛克是这种反应,他刻意将那句话显得随意,因为,他是真心的,这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就像亲眼看见自己的硬币稳当的落进许愿池里。

哈德森太太放下了茶盘,她一副看透了的样子:“表面上在拌嘴,但心里绝对的高兴。”

“抱歉,您说哪一个?” “你们两个”

被点破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有点煽情。

好在麦考夫是在政界翻滚的人,拿着公文包就要开溜,走前说了一句:“最近有人会来看望你的,Sherlock.”

what???

当夏洛克看见自己的父母跑来探问时,心情简直不能再糟糕。

真是活见鬼啊,他前天刚被麦考夫标记过,身上还留有烈酒的浓郁气息,回来的时候连华生这个反应比较迟钝的beta眼神都有点微妙,夏洛克把小提琴拉的和锯木头一样用力。

他耳后被咬破的腺体又有点隐隐作痛,难道要他和家人说,自己的alpha是自己的哥哥?算了吧,如果说家人要对自己负的责任是一列清单,那麦考夫绝对有一个档案。

夏洛克只好尽量的掩藏信息素,他窝在沙发里,为了尽快打发走自己的家人,迅速提出哥哥一直想去陪他们看无聊的莎士比亚戏剧的“强烈愿望”

松了一口气顺手又给大英政府添一个麻烦的侦探总算心情好了很多。

他破了麦考夫的案子,为此费了不少劲。

想安稳一会的夏洛克却得到一个惊喜,说是惊吓也没什么区别,华生和玛丽要结婚了。

华生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么,我想请你出任我的best man.

他郑重的接受了这个邀请,是的,身为华生最好的朋友,他有必要让这个婚礼盛大喜乐,和谐美满,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出差错。

夏洛克几乎像上了战场。

他认真排查每一位宾客,摸清底细,掌握时间,把餐巾纸叠了三十六种不同的花样,试喝了十八种餐前酒,帮新郎也就是华生从头到尾挑选了八种领带花色,装点的像一个裱花蛋糕。

夏洛克觉得这是自己目前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为此他甚至给麦考夫打电话,勒令他要么开车,征用私人飞机也行,反正你要来参加婚礼。

麦考夫的答案和他本人一样冷漠,不去,就是不去,任你说破天就是不去。

夏洛克气的不轻。

麦考夫在电话那头轻飘飘的说,替我送去最诚挚的祝福就好。那么,我猜,一个时代结束了。

尽管夏洛克不想承认,但他非常清楚,他永远不可能再和华生像之前一样,两个人默契破案,行走如风,甚至围炉夜话,他们两个人的时代真的结束了。

华生有了自己的爱人。是的,爱人,相爱一生之人。

自己将孤独永随。

夏洛克挂掉了电话,重新投入到婚礼的紧张筹备中,没有他这个大侦探做不到的事。最终的成果和他预想的一样井井有条,还顺手解决掉一个婚礼上的插曲。

婚礼大厅的灯火极尽辉煌,华尔兹的乐曲在其中缓缓游弋,粉色香槟盈满细碎气泡的咕嘟声,酒杯的碰撞声充斥其中,人们迷离在琴声中旋转起舞,欢声嘈杂肆意横流,夜空星辉斑斓流淌,一对新人将永沐爱河。

侦探先生换下礼服,拿起了自己的大衣,轻手轻脚的带上了门。这份喧闹吵嚷不属于他,他从头至尾,不过是个局外人。

他目前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表演谢幕了。

侦探先生第一次知道有一种情绪叫失落,现在真的无处可去了,他站在路口踌躇半天,叫了一辆的士。

大英政府此时还在家里专心致志的处理政府文件,门铃刺耳的响起来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被打扰到的麦考夫带着恼火去开门,但他拉开门的瞬间火气顿时就没有了。

他亲爱的sherly微扬着头,就站在门口。

麦考夫把自己的弟弟拉进来,到厨房倒了一杯温热的牛奶递过去,什么也没问。

但夏洛克没有伸手接。

大英政府只好放下牛奶,转身给他亲爱的弟弟一个温暖的拥抱。

这份温暖很快安抚了夏洛克心里一点点的不安和失落,他有点想赖进怀里不起来了。

麦考夫伸手揉揉自己怀里的小卷毛:“这么晚了,回去睡觉,嗯?”

注:
1.大学里依旧很忙(。•́︿•̀。),啊,还有考试.
2.我觉得国家欠我一个麦考夫一样的哥哥.
3.平均两天或三天更新一次,能不拖稿绝对不拖.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