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麦夏]圣诞礼物

●abo私设,一个大写的HE,我爱甜品
●篇幅不长,若有ooc致歉
第一次写,欢迎指点,多谢多谢

“爱是一种危险的弱点,大多数的失败都来源于感情用事”
大英政府对此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他只好小心的把爱意收拢起来,去隐藏,去渴望,去疼痛.

chapter.1

天色已经慢慢的黯淡下去了,阴冷潮湿的细雪裹挟着寒风,打烊的店铺门前还未收回的促销告示在猎猎作响。

此时的伦敦街道最是清冷,所有的暖意都交融在几乎每一家都亮起来的灯光上了。

一小时前的麦考夫婉拒了同事顺道载回家的好意,淡漠疏离的语气中温文有礼:“我步行回去就好,顺便看望一下我的家人,多谢多谢,祝您和您的家人圣诞愉快。”
        
事实上每一年,每一年的圣诞节他都是一个人待着家里,看看无聊的电影,甚至别人家很郑重的晚餐于他也是潦草,长期孤独相伴的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么特别。
        
但在这个圣诞夜,他突然厌烦起那个空荡荡的房子,安静的,幽暗的让他有些疲倦,不想回家的大英政府只好在外面瞎晃,他想到了枫糖的甜腻和炉火的温暖,他慢慢的一个人走下去,伦敦的街头灯盏依旧明亮,大英政府就这么散漫的晃,直到忽然觉得眼前的场景很熟悉。
       
一抬头,眼前的门牌号赫然是221B。
        
大英政府几乎可以听见二楼的欢声嘈杂肆意横流,他想都没想就走上了台阶,伸出手几乎要叩响那扇门,然而此时的欢闹变成了熟悉而流畅的小提琴曲,麦考夫似是突然惊醒一般收回手,嘴唇抿的很紧,他竭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一步一步慢慢的退回去,像是要挽回自己的失态,从唾手可得的温暖一步步退回到冰霜风雪里。
        
他转身拦了一辆车。
        
他不知道的是,他转身退回去的那一刻,他的小卷毛拉错了好几个音符。
        
麦考夫抖掉了雨伞上的残雪,换了身干爽的衣服,他本来应该在内阁里和几位议员讨论一个议案,然而今天是该死的圣诞节。他靠在沙发上点上了一支烟,香烟的气息袅袅晕染了空气中淡淡的古龙香,熏醉了挂画上的阿波罗。
      
麦考夫闭上眼睛养神,在他脑海里徘徊不去的是一双宝蓝色的眼睛,亮闪闪的其中似有夜空的星辉流淌,一头卷发蓬松而柔软。
      
“哥哥!我想做个海盗,带着红胡子,到时候我就是船长,还有一片海域,多好!”“好吧好吧,在你成为一名船长之前,看在上帝的份上,请从衣柜上下来,sherly,”那时的麦考夫还可以亲昵的称呼他的弟弟,“这是衣柜,可不是你的船”
      
“老哥,你能不能在你的松饼上少放一点枫糖,你不是天天叫嚷要节食么?”
       
“老兄,你的判断力是不是又出现了老化,那个倒霉的官员死于暗杀,巨大的爆炸只不过是惯用的障眼法”
       
他的弟弟越来越优秀,越来越让人移不开眼,除了特别喜欢揭他哥的老底之外,麦考夫对此一直很无奈。
      
从小到大,他对这个弟弟照顾有加,但是自从是知道Sherlock是一个omega之后,他的心态有一点微妙的变化,一点微妙而致命的变化。
        
大英政府忽然觉得有些气闷。
        
他站起来走到窗台前,外面依旧雪势不减,风声凌厉,越发渲染了夜色如墨,虽然这里离贝克街很是有一段距离,但他耳边就是可以隐隐约约听见小提琴缓慢而悠扬的圣诞节乐曲,他甚至可以想见他的sherly此时在华生面前,在哈德森太太面前,在探长,在茉莉面前拉小提琴时风度翩翩的模样。
     
从细枝末节,到心头余孽。
    
而此时麦考夫却听见了手机的短信提示,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自己的短信:“Merry Christmas.S.H”他有点怀疑自己看错了上面的署名,他知道如果没有事情,他亲爱的弟弟不会给自己发什么祝福短信,于是麦考夫打电话给了华生,华生表示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并保证如果有事第一时间通知他。
    
夏洛克有这位军医在旁边,麦考夫总算有点放心,于是他认真回复道:
“And happy new year.”
      
难得心情好一点的大英政府高高兴兴的去睡觉了,结果第二天清早就接到了华生的电话:“我知道怎么回事了,麦考夫,”John的语气有些低,麦考夫静静的听下去,“恐怕你要亲自来一趟,Mycroft,他一直在拒绝注射抑制剂。”

注:我写东西很慢,主要是本人懒散
最后一句,年三十快乐啦,开开心心过大年!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