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随笔

车,马,邮件都变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从前慢》
  读了木心先生一点诗作,感觉他对这个世界真的是很深情的一个人,用他特有的睿智而比较深刻的笔调,温和的语气去很缓慢的叙述一个时代。
  我个人来说,对民国的文人是很有好感的,沈从文对张兆和在湘行书简里亲切的称呼“三三”,鲁迅对许广平也自称小白象,写过两地书,郁达夫有达夫书简,徐志摩这个本身浪漫而多情的人就不用说了,在爱眉小札里还曾对陆小曼说是“你顶亲亲的摩摩”,那种爱意是从眉头直达心间的,小心翼翼,暗藏烈火,是那种很深刻的情愫。
  这样的浪漫在现代也不少见,精致优雅的永生花放在透明的玻璃瓶里熠熠生辉,就好像买下它,就拥有了一份永恒的爱情,顶级的珠宝定制店,那里的婚戒一位男士只能订购一枚送与自己最爱的人,比起从前,我们好像更需要物质来证明我们的感情的坚贞,这是一个盛产物质而缺乏情书的年代,这是一个盛产故事而缺乏真心的年代,木心先生就很好了,从前确实是慢节奏的,有廿四桥的明月夜,有行与水间的乌篷船,有站着喝酒且穿长衫的人(皮一下很开心,不要光联想到孔乙己啊)一生就只够爱一个人,而周作人先生在雨天的书里面更是道出自己的衷情:“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在下不才,也曾仿照木心先生《借我》做过一首小诗
      借我一片枫叶

      借我晴天

      借我长情的思念

      借我柔情似水恰如从前

      借我透明与不透明的幕布

      借我精致的演

      借我梦醒后的怆然

      借我笑容明艳

      借我千言万语隐在眉间

      借我一弦弯月啊

      可你说凉夜里只剩残雪。
     
      原作比我要高明的多了,各种意象也丰富得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去翻一下,不长但是韵味悠长,说到悠长,我又不得不提一下戴望舒写的《雨巷》,古典江南诗歌意象套用蒙太奇式的写法,中西结合反倒自成一家。
[最近我对民国文人都很感兴趣,欢迎有朋友来交流或是什么的,可能最近会多写一点随笔,讲讲民国文人]

     
     

评论(1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