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唐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职业催稿人

[置顶]

🍭这里是钱唐,比水果软糖还要甜的钱唐

混吃等死的典型,沙雕网友的代表√

◆朋友,你听说过最好的RDJ么?

常驻漫威,胃口极大无所不包,所有人物都喜欢,是所有人物,请不要黑任何一个人(划重点)

RDJ本命,all铁党在此,偏爱修罗场(滑稽.jpg)

我all我吃香(狗头.jpg)

◆欧美杂食

DC的也吃,RPS也吃

比如桃包和鸡毛马达本本大三角

三大本命:RDJ,大本,靓汤

◆关于安利

安利吃多了好撑(嗝~)

安利了也不一定写,写了也不一定发(再次滑稽.jpg)

◆欢迎找我玩

[毒埃PWP]口腹之欲


“他对美味的东西会产生一种浓重的占有欲,比如他的巧克力球,比如埃迪.”

🍭Warning:

半公开式,限制gc,失jin

正文

.

外面的天色一暗下来就格外的冷,但是冰箱里已经没有零食了。

Eddie往自己头上扣了一顶帽子,又压低了帽沿,随意的塞点钱到自己口袋里,在大街上行走的时候他尽量靠着边走,以免他和Venom交流的时候过于像是自言自语而引发误会。

[我想吃东西]

冷不丁响起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okay,我正在往超市走,但是你看见了,我们没钱了,”Eddie又加了一句警告:“我们不能去抢东西,那是坏蛋干的事。”

黑色的黏腻液体先从他的帽子里探出一缕,很快大股的溢出来,从帽沿上倒挂下来巍然不动,像是被打翻的黑咖啡被定格了。

Eddie干咳了一声,他不喜欢太招摇,厚重的液体扭了一下,很快又渗进他的帽子里,但是Eddie感觉更糟糕了,因为毒液趴在他头顶,他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头发上沉甸甸的,应该把帽子顶起来了一个小帐篷。

他转头在蛋糕店的高大透明橱窗里照一下,借着路灯的微弱反光他看见自己顶个大高帽子,像个可笑的傻瓜,他刚想训斥几句,几串液体滴落下来凝聚成型,Venom伸出舌头舔了他一下,又很快融进他的身体里。

[我想吃那个,你看见了,不能装作没看见。]

Eddie只朝那个蛋糕塔的方向看了一眼,估摸了一下价格,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坚定的往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一大盒巧克力和法式长棍面包,他把巧克力递过去,自己对着长棍面包狠狠咬了一口,Venom吧唧吧唧吃巧克力的声音像是在嚼松脆的薄饼干,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Eddie刚在想自己投出去的简历到底还有没有效果,没有的话自己再多投几份,打零工也行,不然就要饿死了。

天啊。

他苦笑了一下,同时又在努力思考一个问题,他养的这个寄生虫吃了那么多甜食会不会越长越胖?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Venom就在他脑子里大声的纠正他,义正辞严的,仿佛自己是抓到罪犯的FBI探员。

[长胖个鬼,不许叫我寄生虫]

“你每天吃吃吃吃个不停就不会长胖吗?”Eddie停顿了一下选择转移话题,但是明显对方选择了不依不饶。

[我好饿好饿好饿]

Eddie把吃掉一半的法棍面包递过去:“好啦好啦,都给你。”他听见了咬松脆饼干的咯吱声,湿滑的液体从他的后背的尾椎滑过,敏感的地方被冰凉的东西触碰,轻微的痒意晕染上了半边身子,他微不可查的一抖。

[Eddie,我有点喜欢你了]
.

🍡点我就有好吃的

🍡上面装好吃的袋子如果漏掉了就戳我

🍭点我

Venom回复的声音很小,像是刚睡醒,这让Eddie联想到了炸薯球,冷兵器,和找不到家被淋透的小狗狗。

Venom一定是用这些东西做成的。

Eddie一边玩水,一边没好气的说:“才不在意你。”

然后他们大吵了一架,Venom气的要死,吵完之后气呼呼的拒绝理对方,可一觉睡醒之后Eddie正在揉着自己的眼睛和鼻子询问Venom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Venom则在他利落的切吐丝面包的时候煎蛋,煎培根,煎牛排。

Venom吃早餐的声音像是在吧唧吧唧的嚼薄脆饼干。

自己写稿子的书桌上摆满了他喜欢的零食,座椅后面还放了一个小靠枕,他写稿子的时候Venom会安安静静的趴在上面。

他所有的东西都沾染了这个共生体的气息,到这个份上已经不知道是自己挤进了Venom的生命,还是Venom挤进了自己零零碎碎的生活。

他们是特立独行的孤独者,幸好所有应该用孤独来偿还的东西他们可以用彼此来填补空白。

如同冥冥之中注定的伴侣。

跨越过一个星球的瀚海,等来了彼此的消息。

Eddie忽然叫他的名字:“Venom.”

[我在]

“我是你的了.”


[奇异铁n-17]第二十二条军规.3

🍭1.先婚后爱
🍭2.盾铁提及

“吻我。”

史蒂芬把脑袋埋进他侧颈里,浅浅的触碰了一下他的腺体:“你都没有主动吻过我,为什么?”

Chapter III

席间都是熟人,没什么可顾忌的,史蒂芬举手投足间的动作很是潇洒,闲聊没一会就有人哄闹着要听他们的爱情故事。

总不能说没有吧,好在史蒂芬临危不乱,从暗恋,到表白,抱得佳人归。托尼对史蒂芬编出来的故事表示热烈的赞同。

史蒂芬同他对视了一眼,表情十分的坦然,放在红木桌子底下的手悄悄的拍拍托尼的手背。托尼得到暗示一样的,大张旗鼓的在桌子底下摸史蒂芬的大腿,自觉占到便宜的他忍不住得意洋洋的笑出来。

漂亮的像一只偷吃到甜葡萄的小狐狸。

史蒂芬压制住了想揉揉他的欲望,站起来拿了启瓶器拉出了红酒木塞,倒酒的时候恰到好处的转手亮出自己的婚戒,低调的炫耀可做大学里的教科本。

🍲不想复制就直接走链接吧

🍲防挂链接一号

——————————————————

1刚看完毒液现在血压都有点高orz

[奇异铁AU]第二十二条军规 2.(PWP)

Warning:

🍭.浴室play/语言调教/脐橙

🍭盾铁提及

他刻意的选择遗忘掉,曾经那样不知所措的,期待的,笨拙又幼稚的,挽回一个人。

Chapter II

史蒂芬知道昨晚把人折腾的有点过了,打了电话给负责人,推掉了两场电影的宣传展和见面会。

他站在落地镜前仔细的整理自己的衣裤,在扣好扣子之后他从落地镜里看见托尼在床上又打了一个滚儿,离床沿之近仿佛再乱动一下就会掉下来,和摆在床头的小熊布偶一样危险。

史蒂芬把人和小熊一起捞回床上,托尼迷迷糊糊中只抱住了小熊布偶。

史蒂芬俯下身吻吻托尼的唇角,柔软的唇带着温热的触感勾的他多吻了一会,缠缱的像是晨露溶湿了粉蔷薇,渐渐显出绸缎的质感来。托尼被这个温润的撩拨弄醒了,昨夜的情事加上宿醉的头疼,难受的不得了,就是动一下也不舒服,他侧过脸躲开早安吻,把小熊布偶扔到了史蒂芬怀里,用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头都埋进去了一大半。

托尼以为他任性的少爷脾气会让史蒂芬生气,但是没有,他缩在被子里等了一会,只感觉到史蒂芬把他的头发揉乱了。

他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啪嗒一声刻意放轻了动静,是典型英国人的优雅,带着一贯的体贴,像一只乖觉的折耳猫,习惯了踮着脚尖悄无声息的离开。

托尼还是头疼,昨夜被如何折腾的细节不太清了,但是末尾的话他依旧印象深刻。

他猜想史蒂芬在查他的底,若无眼线是收不到这风声的,不过这猜想他倒没想过证实。

毕竟他和史蒂夫的情愫可谓是无疾而终,像是一篇搁置许久的诗作,久而久之连作者都会选择束之高阁,偶尔的拿下来,略略的拂去一层灰聊做抚慰,最大的交情也不过于此了。

那天史蒂夫说:“我来的太晚了,很抱歉。”

他的确是迟到了的,更早一点的时候,托尼在事业上才有了起色,一心想做的更好,恨不得把一天所有的事情分成三班来回倒。

很辛苦。

但他有史蒂夫,他会和史蒂夫在晚上出去散步,史蒂夫话不多,大部分都是他在找话题,史蒂夫就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倾听者,偶尔的站住帮他把衣服理一理,距离之近,只要他抬头就可以得到一个吻,可他没有,为此还后悔了好一阵。

或许是因为那双温热的,洇蓝色眼睛幽深的望不见底。

两个人都不太敢把这段关系公示的太清楚,外界几乎没什么人知道,连亲吻的次数都很少,纯情到近乎可笑的地步,却又格外的令人脸红心跳。

对于史蒂夫出国的原因他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他的挽留没有用。这不是很新鲜的事,对于亲友的离开或者疏远,他已经尽力的想挽回了,直到现在他都不是很擅长告别。

那样不知所措的,期待的,笨拙又幼稚的,挽回一个人。

他前晚实在喝的太多了。

🍡点我有糖吃

🍡防挂链接一号

———————————————————————

当做迟到的万圣节贺文,吃糖愉快。









(奇异铁AU)第二十二条军规[PWP]

富商奇/演员铁

🍭1.先婚后爱
🍭2.盾铁提及

“我爱你,本来就是一场无可救药的悖论。”

楔子

约好见面的商务咖啡厅里古典气息浓厚,莎翁戏剧的富丽堂皇掺合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装饰风格,淡淡古龙香熏醉了挂画上俊美的阿波罗。

托尼向来随意,他半靠进椅子里抬手灌了一口咖啡放下,他察觉到了对面有些灼热的眼光,托尼抬眼看过去,温文儒雅的英国人似乎更显贵气,静默的坐在那里的时候如同一副油画。

史蒂芬在等他先开口。

托尼从善如流道:“我的新戏要出宣传了,达西范海辛这个人物我真的很喜欢,得到这个角色还以为是我时来运转。”

“结果呢?”

“结果就是我是对的,新手运气好。”托尼大言不惭的时候倒显得十分的坦诚,他知道这件事是斯特兰奇的关照,却留了五分的揶揄,他希望史蒂芬按耐不住和盘托出。

“你这样的向来运气都不差,得人赏识就更好。”

“那么我应该拿什么回报呢,斯特兰奇先生?”他和这个人才认识了三天,看惯了镁光灯下闪闪发亮全是假象的演员不是不厌倦交易的。

斯特兰奇双手托着下巴,很认真的换了一个话题:“你结过婚么,托尼?”“嗯?没有。”托尼的反应很快,这种问题他几乎都不需要思考。

“那你喜欢体验新鲜的东西吗?”“当然”

“那么,请跟我体验一把,”史蒂芬翻开了桌子上离他最近的那本漫画书,里面躺着一枚精致的戒指:“我也相信新手运气好,请不要拒绝我,达西先生。”

托尼拿起这枚戒指放在手心注视了一会,犹豫着开口道:“我是不是听错了?你是说,嗯...”

“没有听错,”史蒂芬咖色的卷发在灯光熠熠下溶出细碎的金边,他微低了头用力的握住了托尼的手,灰绿色的眼睛儒雅又机敏,认真注视一个人的时候如同湖冰化雪水。

“我说的就是婚姻。”

Chapter I.

🍸可以点我


🍰防挂链接1号


注:

不要指望这个人勤奋的更文

持续性踌躇满志,间接性混吃等死


ABO[贾尼/虫铁]Rainy Day  2

注:

1.大型修罗场

2.铁罐和小虫的第一次见面(づ◡ど)
  走小虫的剧情线

3.前情回顾点这里:

[Chapter 1-n17]

4.如果能接受,

Here we go.

Chapter 2.

Wayne家的庄园外景有他喜欢的高大绿植,他在车里不禁多看了两眼,认真开车的Jarvis看了一眼后视镜,在拉手刹的时候咳了一声:“喜欢的话,明天叫人移栽一点这种红枫好不好?”“嗯?”

Jarvis稳当的停了车,替Tony拉开车门,Tony伸手拍拍他的肩:“开车的时候你在看路还是看我?”话虽是风凉,神色里倒有几分愉悦,Jarvis拉过那只手握住,水蓝色的眼睛里掺了亮粉一样,明亮又真诚:“看路不过是一时的,有尽,看您是一世的,不息。”

这样近乎爱恋的目光让Tony有些晃神。

这几天的发情期他过的热烈又快意,但等到稍微清醒点,他就知道自己干的有多出格,仗着无底线的纵容,他诱惑了这位金发alpha。

这是他的管家,他的秘书,他的私人助理,他的,一切。

他不知道英国人这么会说情话,毕竟罗曼蒂克式的花哨一向是法国人的专场,就像他不知道以后要拿什么样的身份与这位好管家相处一样。

在他回神的时候已然进了金马玉堂的宴厅,隔老远他就看见了这场宴会的主人,Bruce一身黑色正装,礼貌的过来同他打了招呼,Tony虽然倒腾军火,与韦恩科技也有商业往来,无奈隔行如隔山,鞭长莫及,实在无甚个人私交,在握手的时候他注意到了Bruce镶金边的袖口上靛蓝色家徽。

韦恩家的独子在家族事业上花了很大心思去整治,眉宇间透出温润的气质,所幸能力很是不差,手段也了得。 “好久不见,”Bruce拿过侍应生盘子里的香槟递一杯过去,“我听赌场的朋友说你一个多星期没去玩两把了,”Tony挂了清汤寡水的表情默然的在听,Wayne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Jarvis,半开玩笑道:“你是收了手还是信了教?打算喝粥了?”

屁咧,我在家里蹲了一星期,被该死的发情期折磨到现在都头疼,腰疼,哪里都疼。

“啊,”Tony打了个哈欠,他一向嘴上不把门:“我开了一个星期的Sex趴体,下次,下次一定请你来。”

“不了不了不了,”Bruce揶揄道,“Jarvis老兄没把你管死都算你运气,”他低咳了两声,目光移到在白色长桌上认认真真吃司康饼的青年:“我养了一只小仓鼠。”

Tony了然,但他存了心想见见这只小仓鼠,毕竟韦恩家的少爷不是谁都能拿下的:“带我去认识认识?”

Bruce刚想搭话又有下属找他,似乎是汇报什么情况,他只好欠身表示失陪:“那么下次吧,定了。”

Tony点点头,想了个理由支走了Jarvis,那只小仓鼠嘎吱嘎吱咬司康饼的样子让他的甜食瘾上来了,他想去拿糕点盘子里的甜甜圈,Jarvis永远不会让他吃太多甜食。

淋上草莓果酱和糖针的甜甜圈在勾引他。

Tony拿了银叉毫不客气的戳上了甜甜圈,在一旁取酒的侍应生却不小心碰翻了离他最近的半杯水。

他穿的是深灰色的衣服,他反应还算快,却依旧被泼了个正着,水渍还是明显的,那个玻璃杯在桌子上滚了几圈还不安生,咕噜噜的想掉下去,Tony在它滚到地上碎裂之前捞住了它。

年轻的侍应生似乎是新来的,黑色的小领结打的有些生硬,他好像被吓住了,可是动作却利落,抽了干爽的手帕擦拭被打湿的衣服下摆。

Tony任凭他摆弄自己的衣服:“新来的?”“嗯。”“你叫什么?”“Peter,”他又小声的加上一句:“Peter Parker.”

Tony没察觉到西装里衬的扣眼里被侍应生别上了一个小玩意。

青年紧张又乖巧的模样取悦了Tony,他把青年拉起来:“衣服而已,没有关系的,”他又不着痕迹的拍掉Peter左肩上的浮灰,“不过被你一弄,我看中的甜甜圈被别人拿跑了,你说怎么办?”

青年又紧张起来,语气里带着微弱的请求:“我没什么钱,也赔不起,那么,我请您吃可以吗?”棕栗色的眼睛里倒满了做错事的慌乱,像是一只小心翼翼的鹿。

Tony刚想接话,余光里看见了腰上别着枪的一批人用检测器扫过一位服务生的口袋。

他抬手示意peter别乱走,按响了微型耳机里与Jarvis的远程通话:“这,搞什么?”“据说韦恩存在电脑里的新式科技的原样图纸被窃了,备份也删的利落。”

“什么时候的事情?”

“二十分钟前,sir。”Jarvis语调很稳:“韦恩先生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就封锁了庄园,外墙上有十二挺机枪,估计那人没走掉,还在这里。”

Tony有些无奈:“没用的。”

倘若来取,怎么可能不安排后路。

这里大部分人还是政要,政府中人办事,往往比商界的更毒辣,更叫你动弹不得,谁敢查他们的底?

他理了理衣领,后颈的腺体又开始隐隐作痛,万一自己的信息素再漏出来,想到这里Tony简直近乎痛恨了。

他没通知Jarvis就想去透透气,出去的时候有人伸手拦,脾气再好的人也架不住这样的盘问,站的笔挺的人冷冷的问:“你要查我么?”

拿着检测器的人脸色发灰却不肯退步,他索性摘了眼镜,语气更加冷漠:“那你查。”

“不敢当,”说话的检查员有些讪讪的退开路:“命令所在,不敢不从。”

Tony只略微点了点头。

他这么到处乱晃,Jarvis会找过来的吧。

那就多晃一会好了。

他晃悠到了庄园的后院,栩栩游弋的音乐渐远,晚风蕴凉的流过来灌了一袖子,他绕到了红枫树下停了一会,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燃了一支烟,橙色的火点在树影斑驳下忽明忽暗,不停的一点点吞吃烟草,淡淡的烟雾刚冒出来就被风打散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等候谁。

可惜了这个不冷不热的初秋。

有人在他身后喊他:“sir!”他以为是他的好好先生,一种开对奖的愉悦瞬间击中了他,心底埋的厚厚的不安似乎轻松了不少。他直接用坚硬的皮鞋底碾灭了余烟:“我在,我在想以前的事,你还记不记得年前那个在商业谈判桌上被我气的不轻的老古板?”说到这他又忍不住的笑起来,那副想说话又被呛的说不出来的模样他现在还颇有印象。

身后那人语气中带着不确定的试探:“您到这个地方来想事情?”

“Oh kid,”一听声音他就知道不对劲,花花公子连忙转身:“抱歉,我之前说的,那是我认错了人,”Tony的声音有些模糊:“我以为,我以为你是,”

“嗯?”

不是Jarvis,他认错了人。

刚才咕嘟咕嘟有些高兴的冒泡的情绪像是交响曲演奏了一个突兀的休止符,所有的微妙情绪一下子就断了生。

他顿时低落下来,浓重的夜色淹没了他,却偏偏还要显出无懈可击的样子。

“换个称呼,叫我Tony.”

Peter来了有一会了,本来是想拿了东西就走的,总部还在等他,但是现在.......他耸耸肩,没料到这位在西装外还搭了一件压风的长外套。

“我过了检查,他们就直接放我出来了,您现在是要走了么?”“啊?”“我要请您吃甜甜圈的。”

Tony一脸严肃:“我才不用你请。”他没料到自己的玩笑话被人这么轻易的当了真。

“我的摩托已经在门口了。”

我才不去,甜甜圈算什么东西。

然而他在下一秒就坐上了摩托。

Tony重重的咬了一口甜甜圈,又低头喝了一口热咖啡,很快消灭掉了甜点。他拉着Peter心满意足的从面包店里出来。

“Mr.Stark.”他们经过了一个窄巷子,Peter绕到了他面前:“您是alpha?omega?”

“alpha,怎么了?”虽然现在不是,但他坚决不要承认。

下一秒他被Peter推到窄巷的墙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个大团子抱了满怀,青年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里环过了他的腰,亲昵的蹭蹭他的下巴。

“您现在闻上去像是一块融化的布朗尼蛋糕。”

Peter柔软的卷毛蹭的他有点痒,Tony也感受到了Peter的信息素,没有那么大的压迫感,倒像新鲜出炉的全麦面包,这种偏暖意的信息素他一点都不讨厌。

他凑过去吻了一下Peter的额头,得到回应的年轻人更加热切的拥吻过去,一只手解了他的外衣扣子往里面的衣料摸过去,Tony及时的制止了。

年轻人还黏黏糊糊的拽了他衣角不肯放:“你不是亲我了吗?”“只是想感谢你一下,Kid,我们才没有那么熟。”

“好吧。”Peter往后退了一步,抿了抿唇,他的表情被暗影埋藏了一大半:“那你会再来找我吗?”小心翼翼的语气让Tony本想拒绝的话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就改了台词:“会的。”

Peter手忙脚乱的掏出一张名片塞进他最靠里面的口袋里,又帮他把外套的扣子一颗颗扣好。

“再见啦,Mr. Stark.”

Tony把外衣裹的更紧了一点,眼见着年轻人的身影在拐过一个路口彻底消失,他这才放心的走回去。

Peter在下一个街头没等多久一辆宾利就停在他面前,他的同事替他拉了车门。

“怎么这么晚?我们已经在这个街口绕了五圈。”“没办法,我遇见了一位,”他想了想找了词来形容,“喜欢吃甜食的乖兔子。”Peter掂了惦手心里的微型芯片重新装到了磁卡里,这是他拥抱Tony时从衣服的扣眼里拿出来的。

他对自己扮演的角色定位向来拿捏得当。

他拨通了等待已久的电话:“对,现在图纸在我手里,就这一份,备份我已经永久删除。”

“换句话说,韦恩那边的研发部要想批量生产还要一段时间,能不能抢先向市场投放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还有我们的分成,”Peter冷冷的说:“要么四六分,要么你滚蛋。”































































[贾尼/虫铁]

ABO)Rainy Day

(n-17)

“这是个潮湿的夜晚,暴雨,闪电,雷鸣,他们闭着眼睛肆意的交换抚摸和亲吻。”

注:

1.大型修罗场
2.三轮车警告
3.含性别AO互换,由A变O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Here we go

链接一:喜欢就点我

链接二:喜欢就点我

下一章小虫出没

————————————————

附送闪蝙小剧场:

巴里:“韦恩先生,我要吃东西”

布鲁西:“你少吃点啦,天天吃那么多,吃胖了我就不要你了。”

巴里:“QAQ”

布鲁西:“好好好,想吃什么?”

巴里:“我要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你正经点”

“我想把先生吃掉。”

【虫铁AU】Slience(N-17)

学生虫/政客铁

注:

1.含微贾尼,贾尼党不要给我寄刀片
2.提高车技ing。。。。
3.本章完结

能接受的小可爱往下拉

.
.
.
.
.
.
.
.
.
.
.
.
.
正文(三)

“我们利用彼此的信任,看尽了对方的底牌,

我多想我们是依旧相爱的。”

走链接:
[喜欢就点我]

——————————————————

1.我在想下一篇虫铁写什么呢?

你们是喜欢双向暗恋,史密斯夫妇梗,还是年下赛高修罗场(不是划掉我没有)?

【虫铁AU】Slience (N-17)

预警:

1.黑化虫出没
2.本章尺度有点大
3.铁喜欢虫但是不想发展关系,
   算是强攻没有成功?(划掉)
4.贾尼党的不要寄刀片呜呜呜抱抱你

学生虫/政客铁

“在他的地盘里强要一个人没有任何难度,他还以为Peter会挣扎反抗,结果没有,年轻人的巧克力色的眼睛里蕴藏了几乎滚烫的仰慕和爱意。

只差把一颗真心都掏出来给他。”

正文:

(二)

[喜欢就点我]

注:
1.正在练车技ing。。。。
2.各位小天使是喜欢刀子还是甜饼呢?

【虫铁】Slience


预警:

1.贾尼党吃到刀子了不要给我寄刀片
2.清水是不可能清水的,下章开车
3.有人物黑化

Peter Parker/Tony Stark
(斜线有意义)

正文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先生是个政客,来往演讲,商业展出,镁光灯下的风度翩翩,而他站在灰暗的角落,看着先生离他越来越远。

连一句挽留的资格都没有,但他就是倔强的站在熙攘的人群里,等先生什么时候能回头看他一眼。

他等了很久很久。”

楔子

天色很寡淡,半点味道也没有,灰白的微微发青,微冷,黑色长风衣的后摆被风卷起来飘飘摇摇,像是有常年的云雨在这一片聚散不休。

Tony整了整衣衫,他缄默着站了很久。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开着车跑到离曼哈顿足有两个区以外的郊外,或许这里有一个人模糊的剪影。

Tony抬手点燃了一支烟,焚烧的安静一点点溶在风里。

他试探性的,无望的,自虐性的,倔强的站在这里,哪怕面前黑色石碑上刻的名字仿佛是一刀一刀的剜进他的心。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会有人在清晨把他从昏沉的梦里叫醒,在他脸颊边印下一个吻,帮他穿好西装。

不会有人温柔而坚定的跟随他。

当然,也没人再没收掉他的甜甜圈,再威逼利诱他喝掉味道一点也不好的蔬菜汁。

这种冰冷的提示让他越发的接受这个事实,让他得以在白日里若无其事。

也只有在夜里半梦半醒的时候,他才可以隐隐约约的听见那个人认真且从容道:

“For you always,sir.”

〈一〉

Tony打了一个哈欠,把眼睛里多余的水汽抹掉,看看钟表,又翻了个身习惯性的把他的小淘气揉在自己怀里,Peter睡的迷迷糊糊,但没拒绝,倒是把自己向着暖和的怀里埋的更深一点。

Peter这副温软的样子真像一块奶油面包,Tony这么想着,忍不住在Peter额角处落下一个吻。

他没再动作了,怕扰人清梦,估算着时间,大约还可以睡十分钟,Peter今早没有课,但他有一个会议要开。

要是Jarvis在就好了。

要是Jar还在,Tony只稍稍想了一下,又迅速瞥了一眼床头的挂钟。

他该起身穿衬衫了。

临走前还不忘把Peter拿被子裹成一个大团子,青年实在看着年轻的不得了,平日又淘气的很,难得有这么安稳的时候。

他身边又没有人,就打算先把青年放在身边养着,但没有做很出格的事,他对性事不抵触,只是尚嫌太早,或者更直白一点说,他还没想过。他喜欢Peter,喜欢他身上的纯粹和热烈,像一纸写着蹩脚表白的情书,却是意外的动人,就这样。

幸好青年也喜欢他的,不然按往日的性子,他不介意把青年直接锁在自己的卧室里。

他让人调查了Peter的日常行程表,摸清了周围人的背景,凡是出行的地点会有人定时汇报,编了借口说服了梅姨,限制他的部分自由。

他借着自己的权势扫清了流言,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同居了几个月,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这不是掌控,只是保护,Tony想,他需要确定Peter一直在他身边。

处于一种补偿情绪,他总忍不住对Peter宠溺一点,再宠溺一点,可以满足的要求他从来不推拒,对青年格外的容忍,好到让他更加心安理得的拥有这么一个人。

因为他再也承受不起一次失去了。

当Peter晃着小卷毛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喝完了一杯新鲜的蔬菜汁。

结果他的小笨蛋毛躁的连脚底下的台阶都不看,估计是刚睡醒,眼见着就要和厚厚的地毯来个亲密接触,Tony眼疾手快的先伸手把人捞进自己怀里。

“Mr.Stark....”

青年的脸上泛起了薄红,带着一点慌乱,单手死死的搂住了他的腰。

Tony把人端正的扶好,再安抚一样的揉揉他的小卷毛:“你没事就好。”

Peter又粘过去,像一颗香软的牛奶糖,看看桌子上多余的蔬菜汁,又回头对Tony小声哼唧:“我还帮你拿了一盒牛奶。”

“我喝过了,甜心,你要是真有心,就早点起,”Tony带着戏谑的表情接过那盒牛奶放在了离他最近的玻璃柜,“我回来喝,这总行了吧?”

他走到门口的落地镜穿上一件外套,从衣架上抽了一条领带,青年却伸手过来握住了领带的一端,作势想从衣领穿过去,Tony后退了半步,动作有些僵硬,握住Peter拿领带的手:“还是换一条吧,这个花色我不喜欢。”趁着说话的空档他已经另选了一条利落的打好一个半温莎结,“开个会就回来,你要是很无聊,就开车带几个同学出去玩玩。”

Peter压下去了微小的失落感,耸耸肩:“好哦.”

他趴在窗户上看着Mr.Stark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了。汽车呼啦啦的带动了一尾尘烟。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先生是个政客,来往演讲,商业展出,镁光灯下的风度翩翩,而他站在灰暗的角落,看着先生离他越来越远。

连一句挽留的资格都没有,但他就是倔强的站在熙攘的人群里,等先生什么时候能回头看他一眼。

他等了很久很久。

所以当先生给他第一个拥抱的时候,他几乎要哭出来了,那种感觉如同一个渴了太久的人开了一罐带冰的橘子汽水,水汽咕嘟嘟的往上冒出来,只是微舔了一口,沁凉和鲜甜就淋漓的倾泻下来。

同居的几个月他记住了先生不少的小习惯,比如先生并不喜欢别人给他打领带。

就连当初第一次见面也没这么费过心思,他只是在雨势越来越大的时候“恰好”的出现在先生面前,递过去一把伞。

雨水滴滴答答的在雨伞边缘滑过清亮的一道水痕,珠玉一样的敲落在地上。

先生的侧颜当时被雨水溅湿,一双焦糖色的眼睛水润又深邃,他接过伞:“Kid,你认识我吗?”

“只是好像在哪里见过您。”

那个雨夜如同印象派画家手下的未完成的油画,清清楚楚又影影绰绰。

没人知道一个动作他演练了多久,也没人知道他等这个时机等了多久。

他在等Mr.Stark对他动心。

大多数人只当他是个深不可测的政客,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承载了他所有青涩又晦暗的恋慕。

烈火是他,干柴也是他。

Peter收拾了一番,窝在转椅里左转一圈右转一圈,念头又一转,想出门去买点甜甜圈。

嗯,巧克力味怎么样?他想起了Mr.Stark焦糖色的眼睛里溢出来的情绪,比巧克力要浓醇多了。

Peter脚步轻快的下楼,打开门的瞬间差点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不过他及时避开了,借着避让他看清了来人左手上拿的一份文件袋最下方的一行字。

“你是......”

来人衣装整洁,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只扬了一下名片和工作证,恭敬道:“我来给先生送文件的。”

“Mr.Stark的办公室可不在这里,你是不是来错了?”

“没有,”来人笑了一下,“帕克少爷,先生说这份文件就直接送到他的住所。”

Peter侧身让了让,试探性的开口道:“文件很重要吗?”

“或许,帕克少爷,”他转了话题:“您这是要去哪?”

“哦哦哦,”Peter顺口道:“我去买点甜甜圈,先生的蔬菜汁味道太淡了。”

那人放好了文件,接过话头:“难得他愿意喝,我记得Tony一直不喜欢这个。”

Peter微微怔了一下,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文件上那的几行字像浓墨一样污染了他的眼。

他知道今早的失落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人们都把最深爱的东西掩饰在梦里,何况是最善于掩藏情绪的政客,但行云流水的细节会出卖他。

先生的衣装向来应该是由人打理的,除非那人已经不在了,他又接受不了别人。

而一年前先生遇过政治暗杀。

先生对他的现在喜欢和容忍,种种不露痕迹的保护和控制,才反应出他最深的伤痛来。

他只是在补偿Jarvis。

他以为离先生只有半步的距离,却未料到这半步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然而他明白的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