轼觉🍢

All铁长期/华福/MCU杂食

(奇异铁AU)第二十二条军规[PWP]

富商奇/演员铁

🍭1.先婚后爱
🍭2.盾铁提及

“我爱你,本来就是一场无可救药的悖论。”

楔子

约好见面的商务咖啡厅里古典气息浓厚,莎翁戏剧的富丽堂皇掺合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装饰风格,淡淡古龙香熏醉了挂画上俊美的阿波罗。

托尼向来随意,他半靠进椅子里抬手灌了一口咖啡放下,他察觉到了对面有些灼热的眼光,托尼抬眼看过去,温文儒雅的英国人似乎更显贵气,静默的坐在那里的时候如同一副油画。

史蒂芬在等他先开口。

托尼从善如流道:“我的新戏要出宣传了,达西范海辛这个人物我真的很喜欢,得到这个角色还以为是我时来运转。”

“结果呢?”

“结果就是我是对的,新手运气好。”托尼大言不惭的时候倒显得十分的坦诚,他知道这件事是斯特兰奇的关照,却留了五分的揶揄,他希望史蒂芬按耐不住和盘托出。

“你这样的向来运气都不差,得人赏识就更好。”

“那么我应该拿什么回报呢,斯特兰奇先生?”他和这个人才认识了三天,看惯了镁光灯下闪闪发亮全是假象的演员不是不厌倦交易的。

斯特兰奇双手托着下巴,很认真的换了一个话题:“你结过婚么,托尼?”“嗯?没有。”托尼的反应很快,这种问题他几乎都不需要思考。

“那你喜欢体验新鲜的东西吗?”“当然”

“那么,请跟我体验一把,”史蒂芬翻开了桌子上离他最近的那本漫画书,里面躺着一枚精致的戒指:“我也相信新手运气好,请不要拒绝我,达西先生。”

托尼拿起这枚戒指放在手心注视了一会,犹豫着开口道:“我是不是听错了?你是说,嗯...”

“没有听错,”史蒂芬咖色的卷发在灯光熠熠下溶出细碎的金边,他微低了头用力的握住了托尼的手,灰绿色的眼睛儒雅又机敏,认真注视一个人的时候如同湖冰化雪水。

“我说的就是婚姻。”

Chapter I.

🍸可以点我


🍰防挂链接1号


注:

不要指望这个人勤奋的更文

持续性踌躇满志,间接性混吃等死


ABO[贾尼/虫铁]Rainy Day  2

注:

1.大型修罗场

2.铁罐和小虫的第一次见面(づ◡ど)
  走小虫的剧情线

3.前情回顾点这里:

[Chapter 1-n17]

4.如果能接受,

Here we go.

Chapter 2.

Wayne家的庄园外景有他喜欢的高大绿植,他在车里不禁多看了两眼,认真开车的Jarvis看了一眼后视镜,在拉手刹的时候咳了一声:“喜欢的话,明天叫人移栽一点这种红枫好不好?”“嗯?”

Jarvis稳当的停了车,替Tony拉开车门,Tony伸手拍拍他的肩:“开车的时候你在看路还是看我?”话虽是风凉,神色里倒有几分愉悦,Jarvis拉过那只手握住,水蓝色的眼睛里掺了亮粉一样,明亮又真诚:“看路不过是一时的,有尽,看您是一世的,不息。”

这样近乎爱恋的目光让Tony有些晃神。

这几天的发情期他过的热烈又快意,但等到稍微清醒点,他就知道自己干的有多出格,仗着无底线的纵容,他诱惑了这位金发alpha。

这是他的管家,他的秘书,他的私人助理,他的,一切。

他不知道英国人这么会说情话,毕竟罗曼蒂克式的花哨一向是法国人的专场,就像他不知道以后要拿什么样的身份与这位好管家相处一样。

在他回神的时候已然进了金马玉堂的宴厅,隔老远他就看见了这场宴会的主人,Bruce一身黑色正装,礼貌的过来同他打了招呼,Tony虽然倒腾军火,与韦恩科技也有商业往来,无奈隔行如隔山,鞭长莫及,实在无甚个人私交,在握手的时候他注意到了Bruce镶金边的袖口上靛蓝色家徽。

韦恩家的独子在家族事业上花了很大心思去整治,眉宇间透出温润的气质,所幸能力很是不差,手段也了得。 “好久不见,”Bruce拿过侍应生盘子里的香槟递一杯过去,“我听赌场的朋友说你一个多星期没去玩两把了,”Tony挂了清汤寡水的表情默然的在听,Wayne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Jarvis,半开玩笑道:“你是收了手还是信了教?打算喝粥了?”

屁咧,我在家里蹲了一星期,被该死的发情期折磨到现在都头疼,腰疼,哪里都疼。

“啊,”Tony打了个哈欠,他一向嘴上不把门:“我开了一个星期的Sex趴体,下次,下次一定请你来。”

“不了不了不了,”Bruce揶揄道,“Jarvis老兄没把你管死都算你运气,”他低咳了两声,目光移到在白色长桌上认认真真吃司康饼的青年:“我养了一只小仓鼠。”

Tony了然,但他存了心想见见这只小仓鼠,毕竟韦恩家的少爷不是谁都能拿下的:“带我去认识认识?”

Bruce刚想搭话又有下属找他,似乎是汇报什么情况,他只好欠身表示失陪:“那么下次吧,定了。”

Tony点点头,想了个理由支走了Jarvis,那只小仓鼠嘎吱嘎吱咬司康饼的样子让他的甜食瘾上来了,他想去拿糕点盘子里的甜甜圈,Jarvis永远不会让他吃太多甜食。

淋上草莓果酱和糖针的甜甜圈在勾引他。

Tony拿了银叉毫不客气的戳上了甜甜圈,在一旁取酒的侍应生却不小心碰翻了离他最近的半杯水。

他穿的是深灰色的衣服,他反应还算快,却依旧被泼了个正着,水渍还是明显的,那个玻璃杯在桌子上滚了几圈还不安生,咕噜噜的想掉下去,Tony在它滚到地上碎裂之前捞住了它。

年轻的侍应生似乎是新来的,黑色的小领结打的有些生硬,他好像被吓住了,可是动作却利落,抽了干爽的手帕擦拭被打湿的衣服下摆。

Tony任凭他摆弄自己的衣服:“新来的?”“嗯。”“你叫什么?”“Peter,”他又小声的加上一句:“Peter Parker.”

Tony没察觉到西装里衬的扣眼里被侍应生别上了一个小玩意。

青年紧张又乖巧的模样取悦了Tony,他把青年拉起来:“衣服而已,没有关系的,”他又不着痕迹的拍掉Peter左肩上的浮灰,“不过被你一弄,我看中的甜甜圈被别人拿跑了,你说怎么办?”

青年又紧张起来,语气里带着微弱的请求:“我没什么钱,也赔不起,那么,我请您吃可以吗?”棕栗色的眼睛里倒满了做错事的慌乱,像是一只小心翼翼的鹿。

Tony刚想接话,余光里看见了腰上别着枪的一批人用检测器扫过一位服务生的口袋。

他抬手示意peter别乱走,按响了微型耳机里与Jarvis的远程通话:“这,搞什么?”“据说韦恩存在电脑里的新式科技的原样图纸被窃了,备份也删的利落。”

“什么时候的事情?”

“二十分钟前,sir。”Jarvis语调很稳:“韦恩先生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就封锁了庄园,外墙上有十二挺机枪,估计那人没走掉,还在这里。”

Tony有些无奈:“没用的。”

倘若来取,怎么可能不安排后路。

这里大部分人还是政要,政府中人办事,往往比商界的更毒辣,更叫你动弹不得,谁敢查他们的底?

他理了理衣领,后颈的腺体又开始隐隐作痛,万一自己的信息素再漏出来,想到这里Tony简直近乎痛恨了。

他没通知Jarvis就想去透透气,出去的时候有人伸手拦,脾气再好的人也架不住这样的盘问,站的笔挺的人冷冷的问:“你要查我么?”

拿着检测器的人脸色发灰却不肯退步,他索性摘了眼镜,语气更加冷漠:“那你查。”

“不敢当,”说话的检查员有些讪讪的退开路:“命令所在,不敢不从。”

Tony只略微点了点头。

他这么到处乱晃,Jarvis会找过来的吧。

那就多晃一会好了。

他晃悠到了庄园的后院,栩栩游弋的音乐渐远,晚风蕴凉的流过来灌了一袖子,他绕到了红枫树下停了一会,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燃了一支烟,橙色的火点在树影斑驳下忽明忽暗,不停的一点点吞吃烟草,淡淡的烟雾刚冒出来就被风打散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等候谁。

可惜了这个不冷不热的初秋。

有人在他身后喊他:“sir!”他以为是他的好好先生,一种开对奖的愉悦瞬间击中了他,心底埋的厚厚的不安似乎轻松了不少。他直接用坚硬的皮鞋底碾灭了余烟:“我在,我在想以前的事,你还记不记得年前那个在商业谈判桌上被我气的不轻的老古板?”说到这他又忍不住的笑起来,那副想说话又被呛的说不出来的模样他现在还颇有印象。

身后那人语气中带着不确定的试探:“您到这个地方来想事情?”

“Oh kid,”一听声音他就知道不对劲,花花公子连忙转身:“抱歉,我之前说的,那是我认错了人,”Tony的声音有些模糊:“我以为,我以为你是,”

“嗯?”

不是Jarvis,他认错了人。

刚才咕嘟咕嘟有些高兴的冒泡的情绪像是交响曲演奏了一个突兀的休止符,所有的微妙情绪一下子就断了生。

他顿时低落下来,浓重的夜色淹没了他,却偏偏还要显出无懈可击的样子。

“换个称呼,叫我Tony.”

Peter来了有一会了,本来是想拿了东西就走的,总部还在等他,但是现在.......他耸耸肩,没料到这位在西装外还搭了一件压风的长外套。

“我过了检查,他们就直接放我出来了,您现在是要走了么?”“啊?”“我要请您吃甜甜圈的。”

Tony一脸严肃:“我才不用你请。”他没料到自己的玩笑话被人这么轻易的当了真。

“我的摩托已经在门口了。”

我才不去,甜甜圈算什么东西。

然而他在下一秒就坐上了摩托。

Tony重重的咬了一口甜甜圈,又低头喝了一口热咖啡,很快消灭掉了甜点。他拉着Peter心满意足的从面包店里出来。

“Mr.Stark.”他们经过了一个窄巷子,Peter绕到了他面前:“您是alpha?omega?”

“alpha,怎么了?”虽然现在不是,但他坚决不要承认。

下一秒他被Peter推到窄巷的墙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个大团子抱了满怀,青年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里环过了他的腰,亲昵的蹭蹭他的下巴。

“您现在闻上去像是一块融化的布朗尼蛋糕。”

Peter柔软的卷毛蹭的他有点痒,Tony也感受到了Peter的信息素,没有那么大的压迫感,倒像新鲜出炉的全麦面包,这种偏暖意的信息素他一点都不讨厌。

他凑过去吻了一下Peter的额头,得到回应的年轻人更加热切的拥吻过去,一只手解了他的外衣扣子往里面的衣料摸过去,Tony及时的制止了。

年轻人还黏黏糊糊的拽了他衣角不肯放:“你不是亲我了吗?”“只是想感谢你一下,Kid,我们才没有那么熟。”

“好吧。”Peter往后退了一步,抿了抿唇,他的表情被暗影埋藏了一大半:“那你会再来找我吗?”小心翼翼的语气让Tony本想拒绝的话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就改了台词:“会的。”

Peter手忙脚乱的掏出一张名片塞进他最靠里面的口袋里,又帮他把外套的扣子一颗颗扣好。

“再见啦,Mr. Stark.”

Tony把外衣裹的更紧了一点,眼见着年轻人的身影在拐过一个路口彻底消失,他这才放心的走回去。

Peter在下一个街头没等多久一辆宾利就停在他面前,他的同事替他拉了车门。

“怎么这么晚?我们已经在这个街口绕了五圈。”“没办法,我遇见了一位,”他想了想找了词来形容,“喜欢吃甜食的乖兔子。”Peter掂了惦手心里的微型芯片重新装到了磁卡里,这是他拥抱Tony时从衣服的扣眼里拿出来的。

他对自己扮演的角色定位向来拿捏得当。

他拨通了等待已久的电话:“对,现在图纸在我手里,就这一份,备份我已经永久删除。”

“换句话说,韦恩那边的研发部要想批量生产还要一段时间,能不能抢先向市场投放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还有我们的分成,”Peter冷冷的说:“要么四六分,要么你滚蛋。”































































Rain Day 2

放个预告图

小虫上线

我比较期待,好叭,炒鸡想看两大富豪的历史性会见๑乛◡乛๑

怕不是以后要写土豪组(划掉)

没有吃闪蝙的吗!小闪这么奶狗呜呜呜

[贾尼/虫铁]

ABO)Rainy Day

(n-17)

“这是个潮湿的夜晚,暴雨,闪电,雷鸣,他们闭着眼睛肆意的交换抚摸和亲吻。”

注:

1.大型修罗场
2.三轮车警告
3.含性别AO互换,由A变O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Here we go

链接一:喜欢就点我

链接二:喜欢就点我

下一章小虫出没

————————————————

附送闪蝙小剧场:

巴里:“韦恩先生,我要吃东西”

布鲁西:“你少吃点啦,天天吃那么多,吃胖了我就不要你了。”

巴里:“QAQ”

布鲁西:“好好好,想吃什么?”

巴里:“我要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你正经点”

“我想把先生吃掉。”

【虫铁AU】Slience(N-17)

学生虫/政客铁

注:

1.含微贾尼,贾尼党不要给我寄刀片
2.提高车技ing。。。。
3.本章完结

能接受的小可爱往下拉

.
.
.
.
.
.
.
.
.
.
.
.
.
正文(三)

“我们利用彼此的信任,看尽了对方的底牌,

我多想我们是依旧相爱的。”

走链接:
[喜欢就点我]

——————————————————

1.我在想下一篇虫铁写什么呢?

你们是喜欢双向暗恋,史密斯夫妇梗,还是年下赛高修罗场(不是划掉我没有)?

【虫铁AU】Slience (N-17)

预警:

1.黑化虫出没
2.本章尺度有点大
3.铁喜欢虫但是不想发展关系,
   算是强攻没有成功?(划掉)
4.贾尼党的不要寄刀片呜呜呜抱抱你

学生虫/政客铁

“在他的地盘里强要一个人没有任何难度,他还以为Peter会挣扎反抗,结果没有,年轻人的巧克力色的眼睛里蕴藏了几乎滚烫的仰慕和爱意。

只差把一颗真心都掏出来给他。”

正文:

(二)

[喜欢就点我]

注:
1.正在练车技ing。。。。
2.各位小天使是喜欢刀子还是甜饼呢?

【虫铁】Slience


预警:

1.贾尼党吃到刀子了不要给我寄刀片
2.清水是不可能清水的,下章开车
3.有人物黑化

Peter Parker/Tony Stark
(斜线有意义)

正文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先生是个政客,来往演讲,商业展出,镁光灯下的风度翩翩,而他站在灰暗的角落,看着先生离他越来越远。

连一句挽留的资格都没有,但他就是倔强的站在熙攘的人群里,等先生什么时候能回头看他一眼。

他等了很久很久。”

楔子

天色很寡淡,半点味道也没有,灰白的微微发青,微冷,黑色长风衣的后摆被风卷起来飘飘摇摇,像是有常年的云雨在这一片聚散不休。

Tony整了整衣衫,他缄默着站了很久。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开着车跑到离曼哈顿足有两个区以外的郊外,或许这里有一个人模糊的剪影。

Tony抬手点燃了一支烟,焚烧的安静一点点溶在风里。

他试探性的,无望的,自虐性的,倔强的站在这里,哪怕面前黑色石碑上刻的名字仿佛是一刀一刀的剜进他的心。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会有人在清晨把他从昏沉的梦里叫醒,在他脸颊边印下一个吻,帮他穿好西装。

不会有人温柔而坚定的跟随他。

当然,也没人再没收掉他的甜甜圈,再威逼利诱他喝掉味道一点也不好的蔬菜汁。

这种冰冷的提示让他越发的接受这个事实,让他得以在白日里若无其事。

也只有在夜里半梦半醒的时候,他才可以隐隐约约的听见那个人认真且从容道:

“For you always,sir.”

〈一〉

Tony打了一个哈欠,把眼睛里多余的水汽抹掉,看看钟表,又翻了个身习惯性的把他的小淘气揉在自己怀里,Peter睡的迷迷糊糊,但没拒绝,倒是把自己向着暖和的怀里埋的更深一点。

Peter这副温软的样子真像一块奶油面包,Tony这么想着,忍不住在Peter额角处落下一个吻。

他没再动作了,怕扰人清梦,估算着时间,大约还可以睡十分钟,Peter今早没有课,但他有一个会议要开。

要是Jarvis在就好了。

要是Jar还在,Tony只稍稍想了一下,又迅速瞥了一眼床头的挂钟。

他该起身穿衬衫了。

临走前还不忘把Peter拿被子裹成一个大团子,青年实在看着年轻的不得了,平日又淘气的很,难得有这么安稳的时候。

他身边又没有人,就打算先把青年放在身边养着,但没有做很出格的事,他对性事不抵触,只是尚嫌太早,或者更直白一点说,他还没想过。他喜欢Peter,喜欢他身上的纯粹和热烈,像一纸写着蹩脚表白的情书,却是意外的动人,就这样。

幸好青年也喜欢他的,不然按往日的性子,他不介意把青年直接锁在自己的卧室里。

他让人调查了Peter的日常行程表,摸清了周围人的背景,凡是出行的地点会有人定时汇报,编了借口说服了梅姨,限制他的部分自由。

他借着自己的权势扫清了流言,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同居了几个月,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这不是掌控,只是保护,Tony想,他需要确定Peter一直在他身边。

处于一种补偿情绪,他总忍不住对Peter宠溺一点,再宠溺一点,可以满足的要求他从来不推拒,对青年格外的容忍,好到让他更加心安理得的拥有这么一个人。

因为他再也承受不起一次失去了。

当Peter晃着小卷毛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喝完了一杯新鲜的蔬菜汁。

结果他的小笨蛋毛躁的连脚底下的台阶都不看,估计是刚睡醒,眼见着就要和厚厚的地毯来个亲密接触,Tony眼疾手快的先伸手把人捞进自己怀里。

“Mr.Stark....”

青年的脸上泛起了薄红,带着一点慌乱,单手死死的搂住了他的腰。

Tony把人端正的扶好,再安抚一样的揉揉他的小卷毛:“你没事就好。”

Peter又粘过去,像一颗香软的牛奶糖,看看桌子上多余的蔬菜汁,又回头对Tony小声哼唧:“我还帮你拿了一盒牛奶。”

“我喝过了,甜心,你要是真有心,就早点起,”Tony带着戏谑的表情接过那盒牛奶放在了离他最近的玻璃柜,“我回来喝,这总行了吧?”

他走到门口的落地镜穿上一件外套,从衣架上抽了一条领带,青年却伸手过来握住了领带的一端,作势想从衣领穿过去,Tony后退了半步,动作有些僵硬,握住Peter拿领带的手:“还是换一条吧,这个花色我不喜欢。”趁着说话的空档他已经另选了一条利落的打好一个半温莎结,“开个会就回来,你要是很无聊,就开车带几个同学出去玩玩。”

Peter压下去了微小的失落感,耸耸肩:“好哦.”

他趴在窗户上看着Mr.Stark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了。汽车呼啦啦的带动了一尾尘烟。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先生是个政客,来往演讲,商业展出,镁光灯下的风度翩翩,而他站在灰暗的角落,看着先生离他越来越远。

连一句挽留的资格都没有,但他就是倔强的站在熙攘的人群里,等先生什么时候能回头看他一眼。

他等了很久很久。

所以当先生给他第一个拥抱的时候,他几乎要哭出来了,那种感觉如同一个渴了太久的人开了一罐带冰的橘子汽水,水汽咕嘟嘟的往上冒出来,只是微舔了一口,沁凉和鲜甜就淋漓的倾泻下来。

同居的几个月他记住了先生不少的小习惯,比如先生并不喜欢别人给他打领带。

就连当初第一次见面也没这么费过心思,他只是在雨势越来越大的时候“恰好”的出现在先生面前,递过去一把伞。

雨水滴滴答答的在雨伞边缘滑过清亮的一道水痕,珠玉一样的敲落在地上。

先生的侧颜当时被雨水溅湿,一双焦糖色的眼睛水润又深邃,他接过伞:“Kid,你认识我吗?”

“只是好像在哪里见过您。”

那个雨夜如同印象派画家手下的未完成的油画,清清楚楚又影影绰绰。

没人知道一个动作他演练了多久,也没人知道他等这个时机等了多久。

他在等Mr.Stark对他动心。

大多数人只当他是个深不可测的政客,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承载了他所有青涩又晦暗的恋慕。

烈火是他,干柴也是他。

Peter收拾了一番,窝在转椅里左转一圈右转一圈,念头又一转,想出门去买点甜甜圈。

嗯,巧克力味怎么样?他想起了Mr.Stark焦糖色的眼睛里溢出来的情绪,比巧克力要浓醇多了。

Peter脚步轻快的下楼,打开门的瞬间差点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不过他及时避开了,借着避让他看清了来人左手上拿的一份文件袋最下方的一行字。

“你是......”

来人衣装整洁,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只扬了一下名片和工作证,恭敬道:“我来给先生送文件的。”

“Mr.Stark的办公室可不在这里,你是不是来错了?”

“没有,”来人笑了一下,“帕克少爷,先生说这份文件就直接送到他的住所。”

Peter侧身让了让,试探性的开口道:“文件很重要吗?”

“或许,帕克少爷,”他转了话题:“您这是要去哪?”

“哦哦哦,”Peter顺口道:“我去买点甜甜圈,先生的蔬菜汁味道太淡了。”

那人放好了文件,接过话头:“难得他愿意喝,我记得Tony一直不喜欢这个。”

Peter微微怔了一下,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文件上那的几行字像浓墨一样污染了他的眼。

他知道今早的失落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人们都把最深爱的东西掩饰在梦里,何况是最善于掩藏情绪的政客,但行云流水的细节会出卖他。

先生的衣装向来应该是由人打理的,除非那人已经不在了,他又接受不了别人。

而一年前先生遇过政治暗杀。

先生对他的现在喜欢和容忍,种种不露痕迹的保护和控制,才反应出他最深的伤痛来。

他只是在补偿Jarvis。

他以为离先生只有半步的距离,却未料到这半步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然而他明白的太晚了。


【虫铁】预告

“您是我年少的欢喜。

“ 您大约承载了我所有的青涩而单纯的恋慕。

“遇见您的那一刹那,如同圣诞节雪后的清晨,而您是我最好的礼物

“我想给您我所有的温暖。

“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手的东西,不知这一支玫瑰,是否有幸落到您的掌心。”

注:

1.有人物黑化,是谁就是不告诉你(哼唧)
2.清水是不可能清水的,但是车技不好。
3.最后一张图里面的喵喵真的好可爱,四舍五入可不可以算作一个铁坨?●v●

【星铁】The Chain(下)

Peter Quill / Tony Stark

1.破镜重圆
2.开车技术不好,各位看官不许嫌弃啦(*/ω\*)
3.呜呜呜星星王子太软了好想欺负他(我不是,我没有)

能接受的小可爱往下拉呀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那你来地球做什么?”

Quill哽了一下,推脱的话到嘴边忽然又转了一个弯:“来看看地球的星星,来看看你。”

Tony怔了半饷,连焦糖色的眼眸都变深了。

他说:“你先进来,我倒杯水给你。”

刚说完他就径直往厨房走,还用脚把推拉门带上了,一只手靠在柜台边,另一只手本想端起茶瓶的,但是他试了一次就又放下了。

他已经不想去压制微微发抖的右手,只是把目光定在光滑的大理石台面,努力保持冷静,他在等这种莫名其妙的酸涩情绪稳定下来。

他明明不是这样念旧的人。

可是有的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要一句话,就能把你愈合的,遗忘的,丢弃的种种,像独幕剧一样流水般唤醒给你看。

这个时候你才明白它不但没有褪色,反倒变成了最清晰的模样。

如同美人面上一层艳丽的浓妆。

Tony死死忍着,但在眨眼的瞬间有几滴晶莹的液体顺着眼睫滴落在台面上了。

该死的,谁喜欢半夜里看星星呢。

该死的爱情。

他本来已经放弃希望了。

也只有在Quill看不见的地方,他才肯泄出自己的软弱来。

他一点点收拾好情绪,把白水换成了色彩浓重的黑咖啡,还丢了两块方糖。

在他把咖啡端过去的时候Quill显的有些手足无措:“怎么这么久?”“煮咖啡啊,我要求很高的,”Tony的语气很淡,仿佛在叙述一件小事。“那你.....”“怎么了?”

“没什么,”Quill含糊着喝了一口:“就是太难喝了,该多加点糖,实在不行就兑点别的。”

“嗨嗨嗨,你少蹬鼻子上脸,我还有事,你带好你的玩具熊不许乱跑,”Tony穿上了外套,转身从衣架上取了一顶帽子,“我先走了,钥匙在床头柜上。”

还没等Quill回话,就听见门带上的声响。

走的太匆忙了。

Quill只叹了一口气,他没说,但他看见了Tony一直想遮掩的泛红的眼框,他抬手灌完了黑咖啡,只剩满心的苦涩。

他应该料的到的,这样的相见无异于雪上加霜。毕竟几个月前他们无法调和的矛盾,现在依旧无法调和。

Tony不能跟着他满宇宙跑,而他注定不能在地球上停留太久。

更何况,Tony多金又风流,他不过是他众多情事里最不起眼的一个。

不过是他一个人的执着。

那么他这样冒冒失失的跑回来,到底还在期望些什么呢?

当Tony回来的时候人不见了,他开始头疼的命令Jar去找人,得到的答案居然是在隔了几个区的郊外。

他想也没想开着车就去了,本来在宽阔的郊外他以为找个人很困难,结果隔着老远就看见了。

因为那架颜色红黄绿相间颜色夸张的银河飞船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只剩下半口气,在山脚下瘫着,成为一片色调和谐的山色里最无法抹去的败笔。

他走过去,发现Quill在驾驶室,他低咳了两声,Quill正在聚精会神的鼓捣方向盘,被低咳声吓了一跳,他一回头,Tony正好摘掉了自己的眼镜。

“你在这里搞什么?”Tony一边走一边想敲敲方向键,被Quill拦住了:“没什么,不过是有个零件出了问题,材质有点特殊,想来地球找个替换的芯片。”

“那你找着了吗?”

Quill耸耸肩:“没有,火箭去找了,还没回来。”他轻轻拍拍旁边的软座:“坐啊,别站着了,”又回头瞄了一眼停在外面的跑车:“你打算今晚回去吗?”

“对啊。”

“一个晚上的时间都没有?”

“嗯哼?你要做什么?”

Quill停了一会,小心翼翼的,生怕他回绝一样的说:“只留在这里一个晚上不会耽误你的。”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Quill深深呼吸了一下:“我想说,我想让你留在这里,”他在Tony面前微俯下身:“我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没等Tony开口应答,星爵幽深而墨绿的眼睛里透出孩子气的委屈:“我很想你。”

Tony心跳的厉害,躲过星爵的目光叹气道:“我总不能跟着你满宇宙的跑。”

“为什么不能呢?”

“因为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不可能因为一段感情就远走高飞,我有自己的责任和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以为谁都跟你一个外星人一样游手好闲?”

“那如果说,我一去不复返了呢?”

Tony的神色晦暗不明,他一字一顿道:“你已经这么做了。”

这句不轻不重的话仿佛给了Quill一个狠厉的耳光,他终于情绪激动起来:“那是因为你骗了我!你骗我说你喜欢我,我居然还相信了这种鬼话!”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我和那帮围绕在你旁边的那堆情人没什么两样,只要我走了,你第二天就会去酒吧找到一个新欢。

Tony扯掉了自己的领带甩在地上:“我骗你?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倒霉的骗子!你最好现在就滚蛋!”

我是有病,才会在你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去酒吧借酒浇愁。

“我是昏了头才会回来找你!”

“爱上你才是我昏了头!”

Quill又气又难过,他几乎是吼出来的一瞬间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是你对我说,你只会和我一个人看星星的!”

你说过的。

这样软弱的话让Tony整个心都碎了。

Quill把唇角抿的很紧,后退了几步,背对着Tony开口道:“当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呢?”

他停了一会想稳住情绪,如果再面对着Tony他估计此时哽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只能说给自己听:“有一次我出任务失败,在漆黑而冰冷的地方摸索半天,我几乎以为我要死在那儿了,但是我等到了星星点点的光,虽然微弱,但当时是我所有的希望。”

我偷偷而卑微的追求这种希望,正如追求你。

“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一个混日子的,油滑的,并无任何出彩之处的可怜人。

“我觉得我这一生都要这么苍白的过去了。

“该死的,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非常非常想,让自己足够的出色,出色到可以和你心安理得的在一起,出色到足以吸引你所有的目光。不然我老是担心你会不喜欢我,会丢下我,会讨厌我,会抛弃我,

“你就像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我琢磨不透,追也追不上,就到时候,你要我怎么办呢?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从没对一个人产生过如此深切,温柔,无法形容的恋慕和牵挂的感情。

以至迫切的想得到你的爱意,哪怕是零星的怜悯。

Quill把身子转过来,乌绿色的眼镜里湿的一塌糊涂,他吸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出来的话又倔强的很:““如果你现在不爱我,你以后就都不要爱我了。”

Tony没说话,只是温柔的上前搂住他,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颈窝里。

“其实害怕被抛弃的,一直是我。”

他顺势一点点的舔吻掉Quill沾在眼睫上透明的泪珠:“我喜欢你的,特别的喜欢。”

他们的呼吸交错,Quill把情绪稳定下来,他哑着嗓子道:“那你今晚不许走。”

“你看我这个样子,哪里像是要走的?”

[喜欢就点我]

没有翻不过的山

没有越不过的谷

没有我到不了的星河

只要你在那里。

——只要你,在那里。

毕竟你在的地方,皆是星辉斑斓。

【星铁】The Chain(上)

Peter Quill/Tony Stark

1.星星王子情话技能满分(*/ω\*)
2.下章开车,清水是不可能清水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清水的。
.
.
.
.
.
.
.
.
“天上好看的星星那么多,也就只有你这一颗,是我的。”

正文

“Quill,我们大概还是要去一趟地球。”

火箭浣熊几天前就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Quill始终沉默着没有表态。

他只好旧事重提:“你为什么不想去?”

星爵的嗓子干涩的厉害,只轻轻说了一句:“不是已经去过了吗?”

山达尔星球的天色慢慢黯淡下来,街边的路灯一盏盏泛起光明,几团棉花云已经飘摇很远了。

他不想去地球。

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兴高采烈的比划了自己最喜欢的一颗星星给最喜欢的人看。

他用力抹了一把眼睛。

骗子。

他和他生父伊戈一样,爱上了一个地球人,他还恍然记得伊戈在称呼他母亲“水百合”时的声调如同吟游诗人饱含甜蜜愁哀的吟咏。

难道这还有家族遗传?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迎着阳光一瞬间恍惚,就溺在焦糖色的眼睛里了。

他热烈的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纯情的像是个莽撞又执拗的少年。

谁料的到是一厢情愿?

这简直就像是一场易碎的梦。

他早该想到的,那个人温柔又多金,在情场里无往而不胜,怎么会看上自己?

他只能离开地球这片伤心地。

回到原来的飞船里的星爵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只是更加喜欢听歌,喝酒和没有章法的舞蹈。

在开怀大笑里总是可以麻醉令人心碎的疼痛。

更何况,没什么人是不可以用旋律磨灭的。

他一直以为是这样。

只是偶尔提起来的时候,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寂寞。

他和Tony的事别人还不知道,但是大家好像都对地球有特殊的好感,就喜欢没事就去逛一圈,他不能也不想扫兴。

他走到驾驶室拍拍浣熊,在浣熊期待的眼神里调整了飞行方向。

“看什么看,到时候我要吃上次的墨西哥烤肉卷。”Quill及时的补充道:“你掏钱。”

他们到达了一座不夜城,曼哈顿形形色色的酒吧是通宵达旦的好去处。

水晶灯光栩栩游弋在空气里,层层叠叠的淋漓上暧昧,旁边舞池里的低音炮搅合着萨克斯像旧时火车的汽笛声,飞溅出来的气息浓的化不开。

“我不是来买醉的。”

Tony避开喧嚷,挑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坐下,随意丢下一张钞票,“你看着调一杯,甜心.”

他兴致索然,不太想去应付宴会,只想喝一杯就走,沿路晃悠回去就好。

这份喧闹不属于他。

他不过是享受局外人的清醒。

向来精明的调酒师也不敢劝酒攀谈,掂量着只挑了几味甜口而度数低的,连翻酒的动作都轻了些许。

酒杯碰撞发出泠泠的声响,冰球入酒点染了大片细碎气泡。

他转过身去啜了一口酒,深蓝色的酒液翻覆着晶莹的光,显示出青涩的甜美来。

Tony端着杯子眼神乱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一个舞池旁边一个眼熟的身影,他有点慌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微型耳机戴好:“Jar?”耳边传来熟悉的金属音色令他微安心了一点:“At your service ,sir.”

在杂乱的光影交错下他只能看见一个剪影,但似乎和记忆中的相比清减了不少,他犹豫着要不要提那个人的名字,最终只是说了一句:“现在调查银河护卫队的走向 ,就现在。”

得到了答案后Tony仰头喝干了柯林斯酒杯里的液体,把半敞开的领口扣住,虽不算晚,但他想回去了,却是有点仓皇出逃的意味来。

他该怎么见这个人呢?

他们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关系了。

那个时候他的目光总是落在那个穿亮色长风衣的青年身上,气质真的挺特别,还喜欢蹦蹦跳跳,明明是三流的动作技巧,带点不正经的痞气,还偏偏是一副不涉世事的单纯模样。

那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幼稚鬼一样喜欢夜里爬到屋顶看什么星星,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光芒折射下亮闪闪的钻石。

他不是不动心的。

那时候他就想说一句,天上好看的星星那么多,也就只有你这一颗,是我的。

他犹豫了一下没说,总觉得太矫情,他又不是气盛热烈的年轻人。

倒是青年喜欢玩浪漫,逛过游乐园,送过带着晨露的玫瑰,只要出去转就给他寄无数张明信片,隔着重门花树,灯火阑珊,花体字很是潇洒,"Dear Tony"中的最后一个“y”的最后一笔的末尾画了长长的好像是无穷无尽的圆圈。

他再觉得幼稚,也是很珍惜的。

只是后来明信片还在,那个给他写信的青年不在了。

于是他那句特别想说出来的话也就消散了。

刚走了没一会儿,Jar就发现了他身后有个小尾巴,是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甩不掉,Tony听了也没多想,索性拐进一个偏暗的巷道,一只手摸索上了后腰的那把勃朗宁。

那个小尾巴倒是很沉默的跟上来了,借着路口黯淡的灯光,他看清了那件眼熟的长风衣,脑子几乎没过反应就脱口一声:“Quill !”

他不知道多久没有说出这个名字了,声音甚至掺杂了晦涩。

两个人缄默的站在暗巷里,好像都在等着对方开口,又好像真的只是无话可说。

地上散落的广告单子被风刮的连摔了好几个跟头,飘飘摇摇的跌在污泥里,起不来了。

Tony只好换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称呼:“星爵。”

他不知道这个略显疏远的礼貌让星爵的脸色顿时青白起来。

Quill低咳了一声,想了想终究也没有用敬语:“Tony.”

“嗯?”Tony从鼻子里哼出一个气音。

“你一个回去?”

Tony被问的有点莫名其妙:“是啊。”又恍然明白为什么星爵跑来当自己的尾巴了:“你怕我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天,你脑子里中病毒了吗?”

星爵怂了一下肩膀:“只是你酒量不济,我怕你走路上再摔一把。”

Tony没再反驳,拍拍 Quill示意让让路,侧身从狭窄的巷子回到灯火通明的步行街,这里本就离他的大厦不远,但是他多拐了个弯,绕到了自己名下另一所房产。

大厦里面还放着他们两个人挑过的物品摆件,林林总总的细枝末节,床头的月亮灯和抽屉里一沓略旧的明信片。

这些没来由的不想让人看见,或者说,不想让Quill看见。

Tony解了电子锁,叹了口气:“你进来,反正我这里也没人,先歇着。”

Quill从口袋掏出一根烟,在打火的时候含糊不清道:“我又不是穷光蛋。”

“那你来地球做什么?”

Quill哽了一下,推脱的话到嘴边忽然又转了一个弯:“来看看地球的星星,来看看你。”